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校园au]磕了三年的老师cp在一起了?!(16)

*ooc预警
*高中语文老师赵云澜×高中生物老师沈巍
*普通人设定
*澜巍澜巍澜巍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
*前文点我头像♡啾咪

[日常不知道今天的自己都有什么奇怪的脑洞[烟]]





  大庆,同学口中的单身喵老师。据说因为极其愿意吃海物尤其是小鱼干而有了死猫和喵老师的称号。名字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单身这个事情肯定是能肯定的——吧?现在,荣幸的从一只单身喵转变为一只成功的单身狗,天天活跃在狗粮的第一线。

  作为一个和赵云澜搭班多年的老师和好友,大庆看着赵云澜和沈巍最后只能是一脸严肃的抱着教案走出办公室。

  ——没眼看没眼看。

  赵云澜含着棒棒糖趴在桌子上,从早课下课回来,就一直这么看着沈巍。

  对,就这么一直看着。

  赵云澜前两天看到的小说,沈巍为了救看不见了的自己割开手腕那块儿。这只是一个片段,因为实在想写就先写出来了,他记得自己亲学生是这么在本上说的。

  心里一直不太舒服,就好像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一样。前两天看完的时候沈巍恰好在厨房切水果,赵云澜清楚的记得自己快步冲过去直接按住了沈巍拿着水果刀的手。

  好在,那手上没有伤口。

  对上沈巍疑惑的眼神,赵云澜什么也没说,只是有些发狠的抱住沈巍,然后狠狠地在沈巍的脖子上嘬出一个红印。

  ——然后就有了今天的场景。

  沈巍也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但是能感觉出这两天来赵云澜的不太对劲。眼睛几乎时刻不离自己,晚上在寝室想着切点儿水果吃也总是被夺取刀。甚至有的时候,浅眠的沈巍会在半夜被赵云澜惊醒,睁开眼,面前的赵云澜身上有些薄汗,然后会紧紧的抱住自己,好像失而复得一般。

  ——然而自己哪儿也没去啊?

  沈巍皱了皱眉。

  赵云澜很不安,但是沈巍和赵云澜都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无数次提醒自己,没什么的,那只是情节,只是小说,可在沈巍拿起刀的时候小说的一切都组合成画面在眼前播放。

  赵云澜撇撇嘴。

  谁也没想到晚上会下暴雨,谁也没想到。赵云澜在寝室看着突然下起来的暴雨耳朵有些嗡嗡的响。沈巍把明天需要讲的习题落在了办公室,回去取,现在应该正好是在往寝室赶的路上。赵云澜有些急躁的在居家服外套好衣服然后拿着伞就准备冲出去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门口站着的人整个人都湿透了,身体因为雨水而轻微颤抖,表情却在看到赵云澜的一瞬间再次柔和起来。

  “本来想给你打电话来着,但已经走到一半而且没有避雨的地方,我就跑回来了。”

  赵云澜听着沈巍的话,本来有些颤抖的身体却在一瞬间平静下来。

  他的沈巍不是什么黑袍使,也没有什么异能。没守了自己一万年性格隐忍什么也不说。他的沈巍会在这种时候想到自己,会想着把心里的想法说给他听。

  ——这样就够了。

  躁动了好几天的心再次回归平静。赵云澜赶忙跑到浴室给沈巍拿来毛巾。看着沈巍在一旁勉强擦一下身体,赵云澜看着沈巍发呆。

  “嗯?云澜?怎么了?”

  知道赵云澜这两天心情不佳,沈巍字里行间都透着关心。赵云澜没应声,只是拉过沈巍的手,在人手腕的地方又啃又咬。

  “?!!”

  沈巍下意识想抽回手却被赵云澜死死拽住。湿了的练习册在一旁摊开来等着风干,屋里什么声音都没有,赵云澜抬眼与沈巍对视。

  ——嘛,毕竟只是小说。

  赵云澜终于是缓下心来,然后他松开沈巍的手,在人唇上狠狠的印上一吻。

  第二天七班同学看着沈老师手腕上的印记有些担心的询问,被沈老师以“去朋友家不小心被家里的大型犬咬了”蒙混过关。

  而此时在办公室的大型犬在一本“周记”上认认真真的批改,大庆有些好奇的探过头。

  “老赵,你这批什么呢?”

  “我和沈巍的同人小说。”

  “??????”

  大庆看着一脸严肃的赵云澜叼着小鱼干走出了办公室。

  后来八班某同学看着本上一面的红字和批改感动的痛哭流涕。

  “(ಥ_ಥ)我写的这个场景不感人嘛?!”

  “嗯?我觉得挺好的啊,咋了?”

  “(ಥ_ಥ)…没啥,赵老师写了一页评语然后最后让我抄课文…”

  “…他可能是觉得你写的太虐…”

  “(ಥ_ಥ)可他还说请务必把这个场景加进去!”

  最后一排的小姑娘最后抱着同桌痛哭。

  “(ಥ_ಥ)咱们老师是魔鬼嘛?!我甜不过正主还不能写点儿虐了?!”

  ——来自某位同学的哀嚎。

评论(100)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