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校园au]磕了三年的老师cp在一起了?!(11)

*ooc预警
*高中语文老师赵云澜×高中生物老师沈巍
*普通人设定
*澜巍澜巍澜巍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
*前文点我头像♡啾咪



  身为入水巨龙,出水芙蓉,赵云澜对于谈恋爱这件事儿向来没有什么可顾及的。可眼看着沈巍这事儿都一拖再拖,连自己这边的同人写手都没啥可以写的了,赵云澜还是没能表白。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呢?赵云澜也想不明白。所以,现在的他,坐在自己班级的讲台前,手里玩儿着粉笔看语文自习。

  “嗯——”

  因为作业巨多而极为安静的八班里,五十四双眼睛都齐刷刷看向他们讲台上的老师。

  “——你们说,追人,送什么比较好。”

  “!!!!”

  下面一下子就炸开了锅。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耳钉项链手环汽车,最后连什么房产证都出来了,赵云澜摸摸下巴沉默了一会儿。

  “——果然还是送玫瑰花比较好是吧?”

  合着一点儿也没听进去,下面的各位少男少女在心中给了自己亲爱的班主任一个白眼。同学们在下面叽叽喳喳和赵云澜闹成一团,门被值班老师打开的一瞬间,半学期来练就的神功所有同学全部安安静静的坐好。沈巍看着安静下来的班级有些哭笑不得,最后只能是轻咳了两声,然后象征性的敲敲门。

  “你们啊…下次轻点儿闹。”

  沈巍看着下面同学们慌张的手微微ok,然后对赵云澜点头示意一下,转身出去。赵云澜咬着棒棒糖看着沈巍走出去,似乎在想些什么。底下第一排一个小姑娘把头埋进书里,嘴撅老高。

  “…我可不觉得送花有多好…”

  当然,并没有人注意到。赵云澜最终还是没敢在花束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只是定了花然后赶在下午第一节,沈巍的课前把花放在了讲台上,为了掩人耳目,赵云澜特地把上午嘴里说的玫瑰换成了各色的郁金香。神不知鬼不觉,赵云澜准备等沈巍抱着花回办公室然后直接走过去特别帅气的来一个潇洒表白。这样想着,赵云澜有些汗津津的手伸进外衣的兜里握住了装着戒指的盒子。

  虽说求婚太突然,但赵云澜觉得这样最好。答应了就答应了,不答应就直接断了他的心思,也挺好的。这样想着,赵云澜嘴角勾起来的笑容也不知道是苦是甜。心中的小澜孩儿握着他的手告诉他不用怕,可赵云澜的手心全是汗。这边儿赵云澜心还突突跳着呢,那边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

  ?!!!!这不还没到下课点儿呢?!

  赵云澜看着推门进来的沈巍一脸惊慌。然后就是一句让他心脏直接骤停的话。

  “赵云澜!你班有个同学花粉过敏现在已经开始起疹子了!!”

  所以,当看着上午那个说着送花不好的小姑娘拿着纸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办公室里哭,一边儿哭一边儿咳嗽,脸上通红的时候,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抱着纸巾跟她一起哭。

  “老大,所以啊,不是所有女生都会喜欢花的。老大你可以考虑送点儿别的。”

  合着都这样了还不忘了给自己出主意,赵云澜按着小姑娘头把头发给她揉乱了

  “…也不知道今天谁给沈老师送的花。”

  送花的就站在你面前呢,赵云澜看着自己亲学生摇摇头给她递过去纸巾。

  “你这以后结婚扔花球都是个事儿。”

  “…”

  看着小姑娘撇着嘴哼哼唧唧擤鼻涕,赵云澜的手按住兜里的对戒盒子,叹了口气。

  “你小子,你说以后你们老大要是求婚需要你们撑场子的时候,一送花你当场就哭出来…嗬!也不错。”

  “…所以说您考虑考虑别送花嘛!”

  过敏的症状可算是缓解了不少,小姑娘吸了一口气宛若赴死一般起身。

  “行了,老大我回去上课了。”

  “去吧去吧。你在老师心里永存。”

  小姑娘是压着下课铃出去的,沈巍是压着上课铃回来的。怀中的郁金香花束挡住了沈巍的脸,抱着这束花一进办公室,香气一下子弥漫开来。赵云澜捂住心中小澜孩儿又开始嚷嚷的嘴,压住小澜孩儿去拿戒指的手。

  “——哇哦!这束花也太大。沈巍,这哪个小姑娘送你的?”

  赵云澜眨着眼睛表明自己的无辜。沈巍只是笑,但赵云澜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出埋在深处的喜悦。

  “不清楚。下午来就有了。”

  沈巍坐在电脑前,把花放在了桌子上。

  “我很喜欢。”

  这句话给赵云澜一种沈巍已经知道是他送了的错觉。吞咽了口不存在的口水,对面的沈巍只是看着花笑的温柔。赵云澜锁住小澜孩儿拼命去拿戒指的手。

  “!!我喜欢他!我要表白!”

  “…不行,还不是时候!”

  赵云澜也想不明白什么才算不是时候。看着小澜孩儿气呼呼的背过身去不再出声,赵云澜颤抖着双手发现自己现在完全是一条溺死在沈巍温柔乡的浅水鱼。一边儿沉浸其中,一边儿还想再往深的地方潜入。

  ——沈巍是毒药!

  赵云澜心里不免发出恶婆婆的声音。对面阳光鲜花美人一副美景,这边儿赵云澜现在却无心去看,心脏跳个不停。

  “我很喜欢。”

  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怕赵云澜听不见,沈巍轻着声音再次重复了一遍。这声太轻了,轻的好像融进阳光里立马就散在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再也找不到了。赵云澜莫名的有些坐立难安,心脏跳动撞击耳膜发出隆隆的响,赵云澜撑着桌子站起身,冲沈巍咧开一个笑。

  “我去看看她过敏怎么样了。”

  关门的声音预示着办公室只剩下沈巍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在42页的辅导书经理了一个下课还是在42页,沈巍看着赵云澜的椅子,最后只是苦笑。

  “…我很喜欢。”

  赵云澜各种事项做的都很完美,独独忘了沈巍就住在赵云澜对面。

  ——从一开始,这件事儿两个人就都知道了。

  办公室内,沈巍看着花束目光柔和,办公室外赵云澜叼着棒棒糖汗津津的手紧握着兜里的对戒盒子。

  “…下次还是用房产证吧。”

  赵云澜有些烦躁的挠乱了头发,听着小澜孩儿撒泼打滚嚷嚷着喜欢。最后似乎是觉得赵云澜听烦了,小澜孩儿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看着赵云澜一字一顿的说。

  “我,爱,他。”

  “…巧了,我也是。”

  赵云澜听到自己在乱了节奏的心跳声中这样回应小澜孩儿。

评论(91)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