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校园au]磕了三年的老师cp在一起了?!(2)

*ooc预警
*高中语文老师赵云澜×高中生物老师沈巍
*普通人设定
*澜巍澜巍澜巍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
*前文点我头像♡啾咪

  所以,当大庆买完夜宵,看着坐在寝室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嘴前,一脸严肃的赵云澜打了个冷颤。

  完喽,没等老赵怕是一会儿要玩儿完喽。

  可是意料之中赵云澜应该飞过来的抱枕没飞过来,大庆看着似乎没发现自己回来的赵云澜皱了皱眉。把夜宵放在桌子上,大庆顺势坐在赵云澜身边儿,拍拍他的肩膀。

  “老赵?”

  “嗯?”

  “你怎么了?”

  “没事儿。”

  大庆绝对是不会相信的。可是他也知道赵云澜的性子,他要是不想说,肯定一个字儿也套不出来。索性,大庆也不管他,指了指夜宵。

  “你还没吃饭呢吧,上了节大晚课。喏,吃点儿东西。”

  赵云澜没应声儿。大庆也想不明白人家想什么,看赵云澜没理他,也不自讨没趣,走到桌子前面去吃夜宵。

  “…诶,死猫。”

  大庆抬头,对上赵云澜的眼睛。那眼睛里面满是真心实意,弄的大庆有些发懵。
 
  “你见过七班的新班任了吗?”

  “没呢啊…只是听说是个男老师,不大,也就三十来岁。”

  “…我想追他。”

  “???????”

  大庆一口烤鱼差点没被鱼刺扎到。

  “????你不才见了人家一面???”

  “一见钟情。”

  “???不是,那是得多好看啊???老赵你这种阅历丰富的人都???”

  赵云澜沉默了。是的,大庆没说错,他阅历是不少,无论男女,赵云澜通吃。可是当他想张嘴形容沈巍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开不了口。以往那些用来哄小情人开心的语文功底似乎一瞬间烟消云散。脑子里只有沈巍那张脸,和脸上浅浅的礼貌的微笑。似乎没有什么词藻可以形容他的样貌,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儿才讪讪的开口。

  “…好看。”

  “?????”

  “——行了!死猫!娘的,如果明天我除了你以外第一个见到的还是他,老子就追他!”

  不相信一见钟情的赵云澜咬着牙齿立下这个flag后开始和大庆胡吃海喝。不过事实证明,有些flag是不能乱立的,不然保不准儿你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就像现在,赵云澜在闹铃声中醒来,看着不当班主任不需要去那么早的大庆恶狠狠的踹了他一脚后开始洗漱。洗漱完成,赵云澜也懒得吃早饭,从冰箱里随便拿了一盒牛奶就打开了房门,然后他就愣住了。他面前的人看着他推开门也是一愣,随后带上浅浅的笑。

  “赵老师。”

  ——沈巍。

  赵云澜恨不得回到昨天晚上狠狠的给自己两巴掌。有些牵强的勾起唇角,赵云澜颤抖着和沈巍打了招呼。

  “诶,沈老师,你也住公寓…”

  “嗯。”

  旗帜立起迎风飘啊。赵云澜继续颤抖着双手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似乎是注意到赵云澜手中牛奶奇怪的包装,沈巍轻微皱了皱眉头。

  “…您早上就吃这个?”

  “啊,牛奶嘛,强身健体。”

  然后手中的牛奶就被沈巍夺了过去。随后,赵云澜看着面前美人的眉头锁紧,抬头看着自己眼睛都带了怒意。

  “…这牛奶过期了。”

  “啊,啊哈哈哈…可能是大庆那死猫忘了给扔了。没事儿死不了人。”

  说着赵云澜想从沈巍手中抢过过期的牛奶,却被美人甩过来的一个眼刀制止了动作。然后他看到沈巍转身打开了自己的公寓门,走进去,拐弯,过了一会儿再出现在门口,手中是一个包子和一杯豆浆。

  “…有些凉了,您别嫌弃,总比过期的牛奶强。”

  接过包子和豆浆,赵云澜看着锁门的沈巍,咬着牙暗骂自己没出息。

  ——我恋爱了。

  ——我要追他。

  拎着包子和沈巍一起下楼,距离早课时间还挺早,他准备一边走一边消灭掉手里的包子,沈巍却在教师公寓楼口停住了脚。

  “…您先在这儿吃完再走。边走边吃容易灌风。”

  似乎默认了要和赵云澜一起走,沈巍就现在赵云澜面前等他。赵云澜眨眨眼睛,笑嘻嘻的咬上包子。

  嗬,香菇馅的。

  赵云澜忍着对菌类厌恶的感觉,手忙脚乱的去扎豆浆。吸管还没叼住,手里的豆浆和嘴里的吸管就被一并拿走,赵云澜抬头,沈巍平静的把豆浆扎好,递到他手里。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赵云澜吞了口口水,笑着接过豆浆,狠狠的嘬了一口。

  “诶,沈老师。你说咱俩以后也是兄弟班,就别老沈老师赵老师这么叫着,多生疏。以后你就叫我赵云澜,我叫你沈巍。”

  没给沈巍任何反驳的机会,赵云澜话说出来都是肯定句,沈巍似是思索了一下,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赵云澜觉得嘴里厌恶的香菇馅包子都好吃的不得了。快速解决掉嘴里的包子,赵云澜一口喝掉豆浆,笑的眼角都出了些鱼尾纹。

  “走吧沈巍。一会儿该上早…”

  然后他看到沈巍笑的无奈,从衣服兜中掏出纸然后递了过去。

  “擦下嘴。”

  赵云澜愣了两秒,随后接过纸。当然,没忘了趁机摸一把沈巍的小手。赵云澜觉得自己像是一下子回到了中学时期,害羞的就想刚谈恋爱。他以往不是这样的,喜欢谁就直接上去,撩人家几天,然后直接表白。成了就是成了,不成也不强求。可对沈巍他不一样。

  擦好嘴,赵云澜笑着从兜里扯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

  “走吧,沈巍。”

  “嗯。”

  沈巍的笑容是礼貌的,可不知道是不是赵云澜的错觉,他觉得沈巍的笑容在此刻带了些许的宠溺。

  “走吧,赵云澜。”

  ——或许从一开始,想谈一场恋爱的就不只是赵云澜?

评论(40)

热度(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