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27岁常暗与7岁爆豪

*ooc预警
*官方不给爆常粮,垃圾文手自己割腿肉吃
*抱着常暗就是一顿猛哭
*我给他爆灯!
*一个有毛病的脑洞
*就是想看常暗哄小孩子然后没办法中二病爆发的样子x
*私设众多
*私设,27岁爆常确认恋爱关系已同居
*这儿冰子,是个小垃圾
*欢迎勾搭,啾咪。



(1)
  常暗踏阴,职业英雄,雄英中学A班毕业,个性超强。

  目前过着和恋人老夫老妻的生活。

  常暗的一天说规律很规律,说不规律那也是和规律一点儿边都沾不上。平常总是规律的早上起来,听着厨房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起床,洗漱之后坐在餐桌前给恋人一个早安吻之后吃早饭,开始一天的生活。而到了不规律的晚上,不知道做任务要忙到几点,又是凌晨才回家,浅眠的恋人从睡梦中惊醒,给他煮一碗面。然后抱着他睡觉。

  这样的生活对于他俩来说已经很熟悉了,这种老夫老妻的生活方式。

  而今天早上,常暗迷迷糊糊起来发现已经快到了中午,没有熟悉的厨房的声音,常暗下意识去拿手机。没有爆豪的留言,常暗皱了皱眉,突然怀中有什么东西动了动,常暗原本松弛的神经瞬间绷紧,释放出还有些犯迷糊的黑影,常暗猛地掀开被子,黑影顺势攻过去,然而很快,黑影停在的那里。

  “……常,常暗……”

  “恩?”

  黑影让开一点身子,常暗定了定神看清楚了在被中的小东西。

  是个孩子。

  看着有些熟悉的面孔,常暗的眉头不自觉的挑了一下。

  孩子还没睡醒,没了被子有些冷,便皱着眉缩成一团。常暗躺下,轻轻的把孩子再次揽进怀里。

  “唔……”

  常暗看着怀里的小孩,压低了声线。

  “你叫什么啊。”

  “我……我可是整个年级最厉害的爆豪胜己……”

  常暗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2)
  27岁的常暗,遇到了生平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不是太久没晚上出去做任务,有人诅咒了吾辈?。

  常暗看着睡得正香的幼年恋人,这样想。

  爆豪胜己,今年7岁。

(3)
  说真的,和爆豪弄好关系真的是很不容易,尽管小的时候就一副天下最大的样子,但身边的人自己不认识,身边还没有熟悉的爸爸妈妈,从早上到下午,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一句话没说。常暗无奈,只得是给爆豪的父母打了电话。

  “喂?爆豪阿姨。”

  “啊呀?是常暗啊。真是的,都说了不用那么生疏,我和爸爸都是很开放的人哦。如果可以的话,更希望常暗可以叫我妈妈啊。”

  “好…好的,下次我会改正的。”

  “说起来,有什么事吗?常暗。”

  “啊……”

  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然后把手机给了爆豪。

  “是妈妈打来的。”

  常暗这样说着。也不知道爆豪妈妈到底说了什么,原本还好的爆豪眼睛里充满了眼泪。

  “那,那你们要快点回来哦!回来要带我去买欧鲁迈特的玩具!”

  爆豪咬着嘴唇把哭声憋回去,眼泪止不住的流。

  啊啊,还是害怕啊。

  拿过爆豪递过来的手机,常暗看着坐在沙发上一点声不出却不停流眼泪的爆豪,叹了口气。随后坐在了爆豪身边。

  “爆豪啊,是想要成为像欧鲁迈特那样的职业英雄的吧?那可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儿就哭鼻子啊。”

  看着没有什么缓和的爆豪,常暗又一次拿起了手机。

  “喂,绿谷。啊,你介意带八木老师来一趟吗?恩……我这儿有点小情况。恩,你来了我和你说。啊,请务必让老师以欧鲁迈特的形态来。恩,恩…我知道老师这段时间身体越来越不好了,真是麻烦了,不会太久的,代我向老师道歉,不好意思。”

  看着沙发上的爆豪,常暗把手放在他的头上。

  “放心。吾辈也是职业英雄。”

  看着爆豪红肿的眼睛里闪烁的光,常暗勾了勾嘴角。

(4)
  总算是止住了眼泪啊。

  看着和欧绿迈特玩的开心一脸崇拜的爆豪,常暗松了口气。

  “诶?!还真的是小时候的小胜!”

  身为发小的绿谷看着爆豪一脸震惊。

  “对了绿谷,我这段时间想暂时不接任务。”

  “啊,好的。如果没有非常紧急的任务,我这儿都会尽量不让你出面。”

  “谢谢。”

  看着已经指向九的时针,常暗走过去拍了拍爆豪的肩膀。

  “很晚了,明天欧鲁迈特还要去拯救别人,该让他们回去了。”

  虽说很不舍,但是爆豪总归是分得出轻重的孩子。站在门口和走远的两位不停的挥手。最后还是常暗把他拉了回来。

  “该去睡觉了。”

  这样说着,常暗把爆豪带进了卧室,安顿好爆豪,常暗走出房间,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看来今天要在沙发上睡了。

  这样想着,常暗躺在了沙发上。

(5)
  不得不说,尽管表现的很坚强,很成熟,但孩子就是孩子。没过两天就和常暗打成一片。常暗看着在屋里乱蹦乱跳的爆豪,哭笑不得。

  “过来吃饭。”

  “我不要吃蔬菜!”

  “……那等过两天再去看欧鲁迈特好了。”

  然后爆豪恶狠狠吃掉了碗里的蔬菜。常暗收拾着碗筷,爆豪在外面看着电视。

  “呐!常暗常暗常暗常暗!”

  “…直呼我的名字可是很不礼貌的。”

  “我们来玩儿[王]的游戏吧!”

  “驳回。”

  “常暗!常暗常暗常暗常暗常暗!”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爆豪,和他手中爆出的细小的火花,常暗叹了口气。

  “…所以,你想要吾辈做什么呢?”

  “哇!”

  常暗擦擦手上的水,蹲下去看着爆豪。

  ——今天的常暗依旧觉得自己老了好几岁。
  ——带孩子很不容易的。

  常暗在心里佩服了一下世界上所有的母亲。

(6)
  今天很不对劲。常暗看着电视上接连不断的关于犯罪的新闻,皱着眉头。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从下午就开始不太对劲的犯罪率到了晚上没有削减的地步。给所有的同伴打了电话,都没有人接。这是不常见的,因为家里还有家人的缘故,绿谷很少会让女生在晚上执行任务。而这种情况……

  常暗握紧了手中的手机。

  没办法去支援他们,甚至连他们在哪里拼命都不知道。

  虽说说了这段时间不想接任务,但这么严重的情况……

  常暗咬了咬牙。

  手机的铃声使常暗回过了神。

  “嗞……喂,常呲……我是嗞……绿谷,麻烦了嗞……我们在呲……嗞啦……东边的呲……森……”

  电话被挂断了。

  嗞啦嗞啦的电子让常暗心中的不安又上了一个档次。怎么说好呢,绿谷的声音不是很虚弱,只是有些喘,可以确定的是应该没有受伤。

  该死。

  常暗走向门口,穿好鞋子。

  “常暗?”

  “爆豪,你先睡觉,我有些事要处理。”

  常暗扯过衣架上挂着的披风,然后冲出家门。只留下爆豪看着门口发呆。

(7)
  事实证明常暗的猜想是正确的,这些敌人的能力不足以给他们带来威胁,但是数量上实在是太多了。常暗到达东边森林的时候,那里有绿谷和饭田,两人都有些喘,倒下的人很多,可面前的敌人只增不减。

  “人偶。”

  “抱歉啊月咏,这么晚还让你出来。”

  “怎么说我也是职业英雄。”

  “对面可能有可以创造的个性,那边还有人质。很不好弄啊……”

  这时常暗才发现,倒下的人都是木头人。

  怪不得选择东方森林作为战场。

  “你们去救人质好了。这里交给我。”

  “可是……”

  “怎么说我也是两个人。”

  黑影从身体中释放出来。这里是森林,可这里也是夜晚。

  常暗这样想。

(8)
  这些木头人源源不断,常暗看着面前的人皱了皱眉。绿谷和饭田已经把人质救出来了,常暗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对面创作这些木头人的人支不开身。

  如果可以的话,顺带抓到他。

  常暗已经到了可以创作这些木头人的敌人身边。可木头人太多了,常暗皱着眉。

  “我,我不许你们欺负常暗!”

  从木头人中钻出一个黄色的小毛团,常暗看着面前的毛团捂住了眼睛。

  “……爆……”

  下一刻,倒在地上的爆豪站起来挡在了常暗的面前。

  “本…本大爷可是很厉害!”

  爆豪的腿都在抖。真是……明明只有七岁。

  下一刻,爆豪被常暗的披风盖在身后,他挡住了爆豪在抖的腿。

  “有吾辈在,还用不到[王]出面。”

  “这些无名小卒,[王],看着吾辈就好。”

  用平常玩儿游戏的语气这样说着,伸手安抚着颤抖的爆豪。

  “看着吧,王,这是属于您的黑夜骑士献给您的忠诚。”

  常暗已经分不清了。这到底是说给这7岁爆豪的安慰的话语,还是说给那27岁爆豪的表白?谁知道呢?

  “漆黑英雄——月咏,参上”

  猩红的眼睛在黑夜中扯出一道火一般的线。黑夜中被月光照的透明的云几片叠在一起遮住了月光。一切回归短暂的混沌,这是最真实的黑夜。黑影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展开,这才是常暗的舞台。

  ——黑夜?地狱?分不清了。

  他现在只想在这无尽的黑暗中,献出自己仅有的忠诚。

(9)
  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连刚刚兴奋不已的爆豪都有些犯困了。常暗抱着爆豪听着他没停下的嘴。

  “常暗!”

  “恩。”

  把爆豪放在床上,常暗给爆豪盖好被子。

  “好了,你该睡觉了。”

  常暗躺在他旁边看着他。

  “可是……”

  “王可不能这样。”

  “对哦!我可是王啊!”

  爆豪缩回被子中,依旧亮着眼睛瞅着常暗。

  “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常暗无奈,只得抱住爆豪。

  “睡吧,王,吾辈一直在。”

(10)
  鼻腔里满是熟悉的焦糊味,常暗迷迷糊糊睁开了点眼睛。

  “干嘛,臭鸟。”

  略显沙哑的声音使常暗的神经放松下来,这段时间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日子太过于疲倦,全部的疲倦感袭来,使常暗睁不开眼睛。

  “你可真是,有够中二的。初中生吗你?”

  “真是…”

  常暗抓住爆豪胸口的背心,缩成了团。

  “欢迎回来……爆豪胜己。”

  “啊,我回来了,爆豪踏阴。”


[ps.可能是爆豪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王这个字的原因???x]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