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宇龙/龙宇无差/真人rps]大梦——番外

*ooc预警
*真人rps
*勿上升真人

[正文看这里 @mirror !!!她超级棒!吹她quq]

(1)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2)
  一声惊雷,白宇浑身抖了一下从睡梦中惊醒。身上隐约出了一些薄汗不只是因为闷热的天气还是刚才的梦。白宇挣扎着坐起身,窗外有经过的车打着车灯划破黑暗,他按了按鼻梁。等到窗外的雨下起来,他才感觉到身边带着温热又柔软的人。
  白宇浑身猛的抖了一下。
  有些发狠的掀起被子,看到的是熟悉的脸,那映着星辰的眼睛合上,鸦羽般的睫毛盖在眼睛上,呼吸平稳。
  白宇的脑子有些发懵,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痛席卷神经然后传递到身体各处,白宇倒吸一口冷气。再次进入被里,因为这两天的降雨被和床铺都有些发潮。白宇开了空调的除湿,然后伸手把身边的人圈进怀里。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朱一龙在略大的动作睁开眼睛。
  “…小白?”
  白宇没应声,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环着人的手劲大了些。光影交错,虚幻现实,谁都不禁沉沦,手被爱人的手盖住,十指相扣,朱一龙清醒了不少。
  呼吸交织在一起,那呼吸中带着劫后重生的释然。

(3)
  等到第二次清醒,外面的天还是没有晴的意思。白宇睡的脑袋有些晕晕胀胀的,神手摸去,身旁没有熟悉的温度。外面还在下雨,潮湿和正午的闷热混杂在一起,惹得白宇莫名的心烦。空调又一次运作起来,肚子发出的抗议被白宇全数无视,已经十二点多了,白宇把手机放在旁边,捏捏鼻梁。
  隐约传来钥匙打开门锁的声音,白宇赶忙关上空调盖好被子。心脏跳动,嘴角压不住的笑意,白宇赶忙用被子盖住嘴,闭上了眼睛。
  房门被轻柔的打开,几乎不带一点声音。朱一龙身上潮湿带着外面的冷气和雨水的味道,眼睛上传来略显冰凉的触感,白宇能听到他龙哥的声音带着着急跑回来的喘息。
  “小白。起床了,都中午了。”
  既然装睡就要装到底,白宇闷哼着蹭过去环住朱一龙的腰。温热的呼吸隔着夏季不厚的衣服打在眼间,白宇能感觉到怀中人的僵硬,但很快放松下来,手指穿过自己的头发揉过自己的头。
  “哥哥——咱再睡会儿——”
  “别撒娇了,都醒半天了吧。”
  出口不是疑问句,朱一龙的语气带着无奈和宠溺。
  “屋里的温度低了不少,你刚才开空调了。”
  白宇的笑声带来的震动顺着腰爬上朱一龙的身体各处。最后腻歪了一会儿白宇才从床上起来。拖拉着家里的拖鞋穿着宽松的居家服,白宇洗漱完出来朱一龙已经把买好的馄饨摆在了餐桌上。
  说不上是早饭还是午饭,馄饨有些坨,但两人吃的都开心。两人的工作很少能赶在一起放假,这样面对面安安稳稳吃一顿饭,已经多久没有了?两个人都算不清楚,难得两个人都有时间,可却偏偏赶不上好天气,这几天雨一直下着,根本没停下来。
  ——天妒!
  白宇看着外面的天吞掉最后一个馄饨。
  “小白。”
  “嗯?怎么了龙哥?”
  “出去逛逛?”
  白宇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4)
  这种时候街上人没有多少,两人也就不需要过多的掩饰。帽子口罩带好,白宇看着镜中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个wink拉着他龙哥就出去了。
  ——还不忘了很心机的只拿一把伞。
  伞不大,挤下两个男人有点儿费劲,更何况朱一龙自觉的与白宇保持了一定距离。雨水没多长时间就打湿了白宇和朱一龙的半个身子,最后白宇有些烦躁换了左手打伞,然后右手揽着朱一龙的身子往自己这边儿狠拉了一下。
  “哥哥你离太远,我这身子都湿了。”
  其实就算拉过来,伞也是基本都打在了朱一龙身上。白宇的半个身子湿的厉害,朱一龙皱着眉想把伞推过去却没成功,最后只能认命的任由白宇把伞打在自己头上,四处张望着什么。
  “龙哥你和我出来都不看…”
  “白宇。前面有个超市。”
  说来也惭愧,两个人买了一个小房子也有段儿时间了,可连周边有什么小店都没摸索明白。白宇这边儿还没回过神,手里的伞就被朱一龙抢了去。整个伞都被打在自己头上,白宇和朱一龙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种酸溜溜的高中谈恋爱戏码,在他俩身上重现。
  其实说是逛超市,两个人根本没想出什么要买的。因为工作关系,两个人在家的时间本来就少,同时在的时间更是不用说,再加上两人做饭都只能谈的上一般,所以站在超市里推个推车车里基本没装什么。
  最后挑挑选选也没选出来什么,车里装的无非就是些零食和火锅用的上的东西,白宇很自觉的把两个袋子分两个手拎好,还没等走出去几步,左手的袋子就被抢了去。
  “诶!龙哥!”
  这一声引来超市里收银员的侧目,好在两人伪装的不错,再加上收银员是年龄较大的阿姨,所以没发现两人的身份。抬头对上那双映着自己面容的眼睛,白宇一瞬的晃神,左手就被牢牢拉住。
  “…啧啧,现在的小年轻啊。”
  收银员大姐看着牵着手出去的两个男人撇着嘴摇摇头。

(5)
  事实证明,对于恋人老天总是有能力表达自己的不满。白宇和朱一龙从超市出来看着下起来的暴雨皱了皱眉。雨下的太大,又只带了一把伞,两人能做的就是把袋子放到地上,然后等着雨停。
  白宇有些烦躁的压压帽檐。
  两人的假期都不剩多久,难得的假期因为雨季基本都在家里,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碰上了暴雨,白宇不由得叹口气。
  朱一龙在身边安静的好像连呼吸都不复存在,这种想法使白宇的浑身猛的激灵了一下,不晓得是雨水带来的冷气还是内心的寒意。
  呼吸微弱。白宇总是想到那时候病房里的朱一龙。而想到那间确定两人关系的病房,白宇有些后怕。
  所谓大梦,无非就是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白宇有些怕。他怕这场大梦,只有他为庄周,梦了朱一龙那蝶。
  冰凉的手握住人揣进兜里温热的手。白宇转头对上朱一龙带着疑惑的眼睛。
  那眼睛里有月光,白宇抬头去看,却发现,他的世界,四海八荒都是朱一龙这个人。
  手被不重不轻的力道回握住,躁动的心回归平静。
  ——他在。

(6)
  我想和你过一辈子,一直到我俩不知谁生病住了医院,睡了几天起来睁眼便是对方的脸。一直到我俩不知谁艾滋海默,不记得所有人只是看着对方的脸傻傻的乐。一直到我俩不知谁先进了黄土,对方去给人讲笑话,道早安。
  ——我从来不说爱你,我只想和你过一辈子。
  白宇的声音带着笑意,那双眼睛带着星光。
  “龙哥。我们私奔吧。”
  朱一龙的眼睛里,惊讶转瞬即逝。惊讶过后更多的是溢出来的柔情。
  “…好。”

(7)
  所谓大梦,庄周梦蝶的同时,蝶也梦了庄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