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宇龙]虚实真假(1)

*ooc预警
*忠心耿耿属下白×大佬居♡
*梗和车都是她的!我家全世界最棒的太太!!!吹她!!qmq @生姜 !!!!!我爱她!!!
*你好我是冰子♡欢迎勾搭













  夜店舞池中的重金属音乐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就算在酒吧外面也能听得清楚。酒气,烟味,香水,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刺激着人的感官。音乐震得耳膜生疼,夜店内的小包厢却是另一幅场景。昏暗的灯光与香烟纠缠,烟雾缭绕盖了人的视线。白宇叼着烟,本来想要扣下火机的手在看到楼上玻璃内朱一龙的眼神的时自觉的收了起来。

  “我再说一遍,我要和你们老大亲自交谈!”

  “您这么生气干什么。我们龙哥向来是不自己来这种地方的,这不派了我过来。再者说他也没有我会说话,要我说啊,你和我还聊得开……”

  “你他妈别那么多废话老子一枪崩了你信不信!”

  额头传来冰凉的触感,白宇抬头顺着枪管与对面那人对视。笑容挂在脸上眼睛里却没了笑意。白宇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向后靠在真皮沙发上整个人都陷进去,双手交叉手上的伤痕似乎在宣告着什么。

  “我是想与您好好谈谈的,但如果您不想,我们只能换个方式。”

  声音带着倦意,白宇的声音落在地上每个字的后音都冰的人骨头发刺,手上的伤痕和腰间的枪是这个人身为传说最强的代表,对面的人明显僵住了。接下来的谈话很顺利,没用多久白宇便起身向对面的人道了别。桌子上的枪口对准是白宇的反方向,那人喘着粗气,最后一拳狠狠的砸在桌子上。

  出了包厢,白宇很自然的走到吧台要了杯酒。嘴里的烟被夺去,白宇却也不在意只是耸耸肩膀,转身把烟给人点好。短暂的火光映的朱一龙脸棱角分明,白宇不自觉的舔过有些干裂的嘴唇。烟雾缭绕,白宇举起递过来的酒同朱一龙碰杯。
  “怎么样哥哥,不准备给我些小小的表扬?”

  朱一龙手里夹着烟,烟雾在他耳边被拍散融进映着白宇的眼睛里。混杂着烟味和酒气的吻也不知道是醉了谁,谁也不肯认输,谁也不肯投降。

  “我以为哥哥不想在红灯区做。”

  “的确不想。”

  烟被随意的按灭在吧台上,朱一龙看看夜店的门,白宇很自觉的起身,然后走过去把门打开做了个请的动作。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冷的,冷风灌进脖子里白宇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不过这倒是很好的缓解了困意,白宇吸吸鼻子。

  “你不是说不来吗龙哥?”

  没有答话。两人相处的时间不短,白宇也很知趣的没再去问。上了车,白宇看着朱一龙系好安全带,自己则靠在方向盘上看着身边的人。

  “咱去哪儿?老大。”

  “……随便你。”

  转过来对上的眼睛里好像有星辰。睫毛扇动让白宇产生的面前这人目光柔和的错觉。有些事换个地方说更合适,白宇笑了一声,一脚油门。

  谁也不知道去哪儿,但都心照不宜的不去提。车在城市的街道上狂飙,一连过了好几个十字路口也没有减速的意思。直到到了高速口,才踩了刹车停了下来。对视,相吻,谁先吻上了谁?记不清了,其他的味道几乎都被冷风卷走了,剩下的只有白宇身上不容易被洗掉的女士香水和朱一龙的古龙水的味道。两种味道相混合,最后又从开着的车窗散出去。天空泛出鱼肚白,城市角落枪响尖叫不断。舌尖被咬破混着血腥反倒让人更为兴奋,白宇兜里的手机被朱一龙拿出来顺着车窗扔出去,被下高速的大货车彻底压碎。最后被锁住手腕压在车玻璃上,白宇和朱一龙都有些喘。

  “哥哥,你这没事儿扔我手机干什么?”

  “随随便便存的号码,也不怕被人跟踪了。”

  都是些鬼话,什么跟踪,他朱一龙再了解不过白宇的能力。只是有些看不惯,女人贴上来的身体,指尖顺着衣服领子探进白宇的衣服内。身上都沾了香水味呛的人鼻腔生疼,好在现在淡了不少。白宇微微低头,面前朱一龙的眼睛安静平淡,好像刚才说的都是真的。白宇吸了口冷气,嘴里不知道骂了句什么又压上了朱一龙。

  ——你是我的罪。

评论(62)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