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黑手党au]帮凶(2)

*ooc预警
*黑手党赵云澜×地下黑医沈巍
*脑子里有这个梗就写了
*写出来爽爽( •̀∀•́ )
*没有逻辑qmq
*怕是也没有下文uuuu
*普通人设定
*前文点我头像♡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啾咪♡


[永远不知道自己脑子有什么毛病[叹气]]







  到底是怎么和赵云澜熟起来的,沈巍也说不清楚。只是自从那次把赵云澜带回来之后,那人便三天两头无论伤口大小都往他这儿跑,全然当成了自己的私人诊所。沈巍倒也算是默认,医者仁心,赵云澜就是抓住了他这点。

  碍于赵云澜的身份,沈巍从来不知道他在敲响自己房门的上一个地方去了哪里,赵云澜身上有时是一身酒气,有时又是女人的呛人的香水环绕,可无论哪种味道,沈巍在赵云澜身上嗅不到一丝烟味,随身带的烟也变成了棒棒糖。

  比如现在,面前这人手臂上一个不小的划伤,可枪口不深,不碍什么大事。沈巍有些无奈的给赵云澜包扎伤口。

  “伤口不大。”

  沈巍与面前的赵云澜对视。他来的时候一斤是凌晨两点,现在折腾完,时针已经快走到了三点。赵云澜身上的血腥味儿散了不少,混着他嘴里棒棒糖轻微散发的奶味儿说不出什么感觉。赵云澜的视线一直在沈巍身上,让沈巍的脊梁有些轻微的发凉。

  “——沈医生怎么想,做一名地下黑医?”

  “…为了我心中的医德。”

  赵云澜看到沈巍的眼睛里闪过的情绪,从慌乱到平静。那人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让野兽在他面前不自觉的收起獠牙。

  如果说这世界的黑暗就像是地下的斗兽场,合类猛兽在黑暗中露出利爪与獠牙,那沈巍就是唯一的食草动物,无害的兔子。他像是永远不会去反抗,只有当色彩全数泼在他毛上时,他才会去做出该做的抉择。而抉择过后,他转身投入水中,从水中出来,一切还是平静如往。似乎他的存在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与影响,可赵云澜偏偏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了别的。

  那种不知名的情感控制着赵云澜,越陷越深,等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无可厚非的爱上了这种感觉。不自觉的咧起嘴角,赵云澜看着面前的沈巍心脏撞击胸口砰砰作响。

  “我想你是不会听的,但是还是老样子。少吃辛辣,海鲜。不要过多的剧烈活动,伤口好之前尽量别碰水。”

  “——沈医生这么关心我?”

  “我对每一个患者都这样。”

  真话假话,赵云澜无处得知。在沈巍家蹭了碗面,吃饱喝足赵云澜才拍拍屁股准备走人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半了。手机一直不停的振动,他来沈巍这儿向来不开铃声,有些时间被别人打扰不好,赵云澜看着手机上四十多个来自大庆的未接来电指尖挠了挠脸。刚才从夜店出来没管大庆直接就过来了,怕是大庆又担心他主子出什么事儿。沈巍在厨房洗碗筷,赵云澜在门口换完鞋很自觉的咳嗽了两声。

  “准备走了?”

  “嗯。沈医生别太想我。”

  然后赵云澜满意的看着沈巍从厨房出来,把手上的水在白大褂上随意抹抹,然后向赵云澜轻轻的点了点头。

  “慢走。路上小心。”

  路上是不可能小心了。赵云澜出了楼就看到大庆站在门口跳脚。

  “老赵!我就知道你肯定来这儿了!”

  “行了别废话了,什么事儿这么着急找我。”

  烟被点燃打火机的光把黑夜撕裂,烟进入嘴里意外的让赵云澜皱起眉头。刚燃起的烟被扔到地下,皮鞋压着踩灭黑暗中仅有的光。赵云澜随手拆了根棒棒糖塞进嘴里,浓郁的奶香让他面前不由得浮现温润的那位先生。

  赵云澜的嘴角压不住的上扬。他向着城市西边走去,而在他不知道的时间,城市东边被几声枪响划破寂静。

  夜店里没有生气,温热的血顺着地砖被男人踩在脚下。白大褂被黑袍替代,银制的长鸟嘴面具盖住人的脸,伤口处的烟还没散去,直指着对面的人。

  惊慌的话语没说出口,嘴就被人捂住。黑色的皮革手套压住对面人的嘴,看着人惊恐眼,沈巍平静异常。

  “你知道这些事我从来不参与。但今日发生的事,我无法袖手旁观。”

  沈巍向人带着些歉意的点头示意,毫不在意的越过脚下的尸体,压着人靠在墙上,然后随着人发软的腿单膝跪在地上。

  “我说过,赵云澜这个人,你们不许碰。”

  温热的伤口抵上额头,沈巍附在人耳边轻柔的吐出祝福。

  “愿您好梦。”

  随着枪响融进黑暗。

  皮鞋踩着鲜血发出哒哒的响声,沈巍把枪塞进黑袍开始收拾这摊麻烦。他是兔子不错,安稳,保守,古板,不谙世事。似乎谁都会被兔子雪白的外表和惊慌的双眼迷惑,可谁都忘了,兔子那双被鲜血染的猩红的双眸。






————————————————
沈老师的面具私心用了鸟嘴医生梗quq

评论(71)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