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黑手党au]帮凶(1)

*ooc预警
*黑手党赵云澜×地下黑医沈巍
*脑子里有这个梗就写了
*写出来爽爽( •̀∀•́ )
*没有逻辑qmq
*怕是也没有下文uuuu
*普通人设定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啾咪♡









  相比起白天,总有事物更喜欢黑夜。城市耀眼的霓虹晃的人眼发晃,灯红酒绿映在玻璃镜面的高楼上说不出的糜烂。等霓虹也撑不住困倦合上双眼,等一切都会回归本源,黑夜中划过寂静是几声枪响。就算是在白天再为安稳,在黑夜中总归会有野兽压不住心中的本性。

  赵云澜握着枪靠在胡同的墙上喘着粗气,面前倒下的,是上一秒还是自己最为信任的手下。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赵云澜看着腰和肩膀上的伤口脑子因为失血有些混乱。靠着墙慢慢坐下,隐约靠近的脚步迫使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本能使赵云澜举起枪,身体因为呼吸有些颤抖,可举着枪的手此刻对准了面前的人,不差分毫。

  等视野勉强对焦,赵云澜看着面前这个温润书生模样的人,眉头不进蹙起。喉头有血,赵云澜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血硬生生堵在喉咙,枪口抵上人眉心,面前人却还是一脸平静。

  “腹部六刀,肩膀一枪。伤口不赶快处理你会有危险,无论是伤口本身还是你现在处的状态。”

  衣服被掀起,有车路过胡同车灯勉强照亮胡同,赵云澜看着面前这人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别动,再动我就…”

  “我是个医生。”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使赵云澜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枪被按住,目光相接。

  “请相信我。”

  然后赵云澜感到脖子被狠拍了一下,失去了意识。等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赵云澜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儿转不过来弯儿,勉强坐起身,能感觉到周遭的一切都带着旋转的意味。入眼不是熟悉的地方,赵云澜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下意识去熟悉的地方拿枪,却摸了个空。赵云澜赶紧去摸身上其他地方放着的防身用的武器,果然,也不在了。几乎是一瞬间,从脊梁骨向上腾起一股冷意,赵云澜额头隐约有些汗珠,他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还是身处不知名地方而且还没有武器的不安所导致。

  门被推开,赵云澜下意识起身想冲过去,却在腿着地的一瞬间感觉到腿部的无力和一阵天旋地转。

  有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

  赵云澜乖乖巧巧躺在所谓的病床上,面前的温润书生衬衫外套了件白大褂,把放在床上的小桌子支好,再把赵云澜的床摇起来。然后再转身出去,回来的时候手机端了一碗粥和一盘比较清淡的菜。

  “枪和匕首我都放在你旁边的抽屉里了。饭菜我是随便做了点儿,你伤口还没好,吃点比较清淡。你不用担心,因为如果我想害你,你现在根本不可能醒过来。”

  赵云澜沉默着没说话,与面前人对视了一会儿,那人眼底的平静让赵云澜有些摸不到头脑。拿起筷子吃了两口菜,然后喝完粥,食之无味。

  面前人足以担起美人的称呼,赵云澜隔着人的镜片在那双眼睛里看不到别的什么情感。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可谁对美人会提起提防之心呢?况且这个美人还救了你的命,给你做了饭。

  “你在我这儿可以安心。我是一个地下黑医,也没有什么得罪的人。来我这儿的一般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伤。”

  那人的语气好像再讨论今天晚上吃什么,去哪儿散步,吐出的话却让赵云澜的脑子有一瞬的短路。

  他早就听闻过一个地下医生,这人手法极好,做生意也是有些古怪,收取费用很低。

  “你现在还感觉身体发酥,不是自己的?”

  “嗯,有点儿。”

  “麻药劲还没过。正常不需要全麻,但是一点儿私心,我也是怕你中途醒来,所以给了全麻。”

  赵云澜看着带着微笑的人心中说不上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在你喝了杯蜂蜜水,进嘴里你才反应过来这蜂蜜水里掺了胡椒粉。

  “…你是谁?”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他看到美人叹了口气,然后向自己伸出了手。

  “姓沈,名巍。地下医生,沈巍。”

  赵云澜怀疑可能是麻药的劲儿还没过,他就这么伸过去握住了对面人的手。

  “赵云澜。”

  “…黑手党?下次再弄这种事儿别在那么明显的地方,被人发现不好。况且处理尸体也很麻烦,要避人眼。”

  “…你处理好了?”

  “嗯。对尸体的尊重是我认为一位医生必备的准则。该清理的都差不多,余下的我不可能清理那么干净,毕竟我只是个医生。”

   沈巍很自然的过来撩起赵云澜的衣服,然后手指在腰的伤口上轻按了两下。

  妈的,真疼。

  赵云澜皱着的眉头好像能夹碎一个核桃。沈巍又顺着腰向上,按了按他肩膀处的枪伤。

  “伤口缝合的很好。有时间就过来找我换药,十到十二天左右过来找我拆线。”

  伤口是你缝的,你看着肯定好。赵云澜吸着冷气点着头。沈巍把赵云澜衣服放下来,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赵云澜也乐得久违的安宁,顺势在床上睡下。再醒来是沈巍叫他起来的,外面天已经黑了,沈巍叫他起来吃饭。依旧是一粥一菜,清汤寡水吃起来没什么味道。赵云澜吃完饭下床走了两步,身体基本没什么异样了,他就打开床旁边的抽屉。

  枪和匕首一个没少,赵云澜拿起枪意外的发现子弹也被装满了。

  ——哇哦,意外惊喜。

  赵云澜转头看着沈巍。

  “沈医生这儿东西还挺全。”

  “医生也是需要自保的,赵先生。”

  赵云澜吹了个口哨套上皮夹从口袋里拿出烟,还没等点燃拿着火机的手就被按住。

  “作为一个医生来说,我得告诉你,你现在的状况不应该吸烟。”

  “那要不作为医生呢?”

  “…我不喜欢烟味。”

  赵云澜眨眨眼睛,耸耸肩膀然后冲沈巍笑了一下。双手相握,说不出什么情感,眼神交汇是电光火石,在黑夜中扯出猩红的线。

  赵云澜走下楼却并没有离开,只是抬头看着沈巍家亮起来的灯,嘴角微微勾起。

  “喂?大庆。是,我还没死呢,让地下那帮有些心思的家伙把心都给我压稳了。然后告诉林静,让他帮我查个人。”

  赵云澜手里握着张名片,那是从自己裤子口袋里拿出来的,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是沈巍的名字电话和地址。

  ——沈巍。

  屋内沈巍靠着落地窗看着楼下的赵云澜,白大褂下摆占了些血迹,沈巍也不在意。手指在手机上飞快滑动,可他不擅长电子设备,最后只能是带着些无奈的捏捏鼻梁,认命的把手机放在一边。

  不要质疑一个地下黑医的情报网,沈巍的手机不一会儿就叮当作响,打开上面是各种各样的情报,全部都只向一个人。

  ——赵云澜。

评论(6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