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校园au]磕了三年的老师cp在一起了?!(15)

*ooc预警
*高中语文老师赵云澜×高中生物老师沈巍
*普通人设定
*澜巍澜巍澜巍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
*前文点我头像♡啾咪

[面面登场!( •̀∀•́ )诶嘿♡]

[今天早了些( •̀∀•́ )诶嘿( •̀∀•́ )]



  赵云澜从来不知道沈巍有个弟弟,从来不知道。所以当夜尊像雪姨一样在周二早上疯狂敲门的时候,赵云澜是懵的。

  ——讲真赵云澜一瞬间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然他们家沈巍怎么可能一身白西装,头发在脑后束好,手里还拿着拐杖的?赵云澜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你是谁?!”

  两个人同时发出惊讶的喊叫。当半个小时之后,赵云澜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眉头紧锁。

  “…这是我弟弟。夜尊,沈面。去英国留学以后就在英国就业。一年六分之五的时间都在国外,不常回来。”

  赵云澜觉得信息量有点儿大。先不说沈巍有弟弟这件事儿,夜尊整个人除了那张脸之外和沈巍没有相似的地方。都是一样的脸,可看出来的感觉也不一样,夜尊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媚眼如丝,头发有些微卷,比起沈巍的头发来说又长了许多,现在在脑后束好竟然显得有些乖巧。

  “…夜尊。这是赵云澜,我的同事,和我是兄弟班的班主任…”

  然后沈巍就卡住了,随后耳朵迅速转红,轻咳了一声。

  “…现在是…我的恋人。”

  几乎是一瞬间,刚才看起来还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夜尊眼神瞬间锐利起来。赵云澜和夜尊,似乎在某种方面上同时达成了共识。

  ——他会抢走我媳妇儿/哥哥!

  事实证明,两人在这方面都是对的。赵云澜不满夜尊来了之后沈巍大多的心思都在弟弟身上的,夜尊不满意沈巍心里挤进了一个外人——而且这外人在心里占的分量还比自己大!

  沈巍看着家里大战的两人,最后只能叹叹气,拉着赵云澜去学校以上课来避难。沈巍是不准备把自己有个弟弟的事儿告诉亲爱的学生们的,但是,纸包不住火,而且还是像夜尊这种火。所以,当沈巍在周三晚课看着一身白西装坐在学生之中和学生们聊的正开心的夜尊,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和你亲爱的同学交流一下感情和英语口语问题。”

  看着夜尊无辜的眨眼,沈巍也只能叹气,任由他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口,然后笑着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夜尊也是要工作的。

  沈巍深知这点。下面坐的是自己的亲弟弟,沈巍可以就当没有这个人,可七班的同学们不一样。夜尊和沈巍是一张一样的脸但是整体的气质却不一样。

  ——好啦,有人从冰山美人沈老师跳坑到邪魅王子面面那儿了!

  沈巍觉得这节课应该是讲不下去了,当他看到赵云澜气势汹汹推门进来然后很自然的拿着凳子坐到讲台的另一侧的时候,沈巍就觉得不妙。谁也不知道赵云澜为什么进来,下面的同学一脸懵,但看着平时总是一副笑模样的赵老师现在满脸怒气坐在前面,谁也没敢问话。

  “…算了…还有点儿时间,我讲你们也听不进去了,咱班进度还算快,就先不讲了,自习吧。”

  “!!老师!那让夜尊哥哥给我们讲讲英国留学的事儿吧!”

  沈巍没等搭话,这边儿夜尊很自觉的合起电脑然后走上讲台,给了下面的同学一个绅士礼。然后就是英国的各种趣事儿,比如当初沈巍到底是怎么把哭的一塌糊涂不想离开哥哥夜尊送出国外的。

  ——当然,省掉哭的一塌糊涂。

  “夜尊哥哥!去英国你觉得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啊!”

  “嗯…打个比方吧。我现在喜欢一个人,我想追人家,我肯定会表白,比如我想跟人家说“无论结局好坏,你不能从我的世界消失”但这么说肯定是太老土了——”

  赵云澜明显感觉到夜尊看了眼自己。

  “我想我会这么说。”

  然后夜尊牵起旁边坐着的沈巍的手,轻轻的吻上他的手背。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you can't disappear from my world.”

  第一排的学生明显看到他们亲爱的赵老师直接咬碎了刚塞进嘴里的糖。沈巍看着面前冲着自己眨眼的弟弟,只能是略显无奈的笑笑,然后抽回了手。

  “嗯,是挺不错的。可我现在还没看到我的弟媳妇儿。”

  “…哥哥…”

  不妙,双班任的大旗要倒!七班班长觉得事情有些轻微的不对劲。然后她忍辱负重,高傲的举起了自己的手。

  “沈老师你也没给夜尊哥哥找一个嫂子啊!”

  沈巍下意识看向赵云澜,赵云澜也看向沈巍。目光交汇,沈巍便立马别过了头。

  ——这些同学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双班任cp绝不认输!

  七班班长默默的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

  接下来的几天,赵云澜无奈只能是暂时搬回去和大庆住,夜尊和沈巍住一起。心里舒服那是假的!赵云澜当然知道夜尊的兄控程度,可又不好说什么。

  ——毕竟那是沈巍的弟弟。

  那是沈巍唯一的亲人。赵云澜手中转着笔看着面前的教案发呆。他没有过去的沈巍,他甚至都不了解过去的沈巍,如果不是这次夜尊突然回来,他都不清楚沈巍什么时候才会把这个弟弟介绍给他。赵云澜有些心慌,莫名的。也许某天,沈巍会告诉他,他有了别的喜欢的人,不再喜欢他。如果是个男人,赵云澜大可冲上去拎着对方的领子,可如果是个女人呢?赵云澜有些不太敢想。笔掉落的声音惊了赵云澜,今天是周六,夜尊今天晚上一点多的飞机走。本来公司给了一周的假期,可英国那边儿突然有事儿,夜尊只能赶紧往回赶。

  沈巍说不用赵云澜去,外面下起了小雨,也不知道会不会下大。沈巍他们走了有一会儿了,赵云澜能听到门开的声音。外面一声闷雷,先做啦已经穿好了衣服,拿着伞,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寝室没有吵醒熟睡的大庆。

  飞机晚点了,意料之中。沈巍看着外面的小雨给夜尊递过一个面包。

  “…哥。”

  “嗯?”

  “…你确定了吗?”

  沈巍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他看着对面的夜尊一瞬间有些晃神,多年前他也是这样,在机场里,和夜尊坐对面,然后把唯一的亲人送去了英国。沈巍是善于隐忍的,他本可以把对赵云澜的爱就这么忍下来,可他没能做到。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谁都说不清楚。沈巍只知道,如果说赵云澜八面玲珑他沈巍就爱他每一面平生不谈最字。或许从一开始,沈巍和赵云澜在月老的树上就被红线缠的死死的。

  ——夜尊找到答案了。

  沈巍没说话,可夜尊能看到沈巍的笑。那种笑容,是夜尊没见过的,他在心里撇撇嘴。

  入飞机之前,夜尊看着沈巍一句话也没说,平时话多的小熊孩子此时只是看着沈巍。然后他看到沈巍笑着张开了手。

  ——一个兄弟之间的拥抱。

  “下次回来之前告诉我一声。”

  “哦…”

  “在英国那边儿好好的。我在这边儿很好,不用太担心。”

  “哦…”

  沈巍是看着夜尊的飞机起飞才收拾收拾准备离开机场。他知道会有人来的,毕竟他故意关门那么大声音。当沈巍看到举着伞的赵云澜的时候,径直走到他身边轻轻的开口。

  “走吧。”

  他俩没人叫车,走在道上两人打着一把伞也没什么话。意外的,赵云澜什么都没说。沈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扣住了赵云澜空出来的左手。

  ——十指相扣。

  “…沈巍。”

  “嗯。”

  赵云澜停下了脚步,沈巍也就跟着停下,然后站立同他对视。赵云澜张张嘴,然后咬了咬下唇。聪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字字撞击在沈巍心上。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you can't disappear from my world.”

  沈巍看着面前的爱人有些哭笑不得。

  “无论结局好坏,你不能从我的世界消失?”

  “不是。”

  他听到赵云澜这样回答自己。还没等回过神就是席卷过来的热吻。伞被扔到一旁,雨打在身上有了些凉气可面前的人又这么温暖。舌尖与舌尖相碰,纠缠,沈巍觉得脑子有些昏沉。

  外人看来,赵云澜是只狐狸,一步一步的引着兔子走进自己的圈套。可只有兔子自己知道,从一开始,狐狸就是自己的猎物。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喘的厉害。赵云澜趴在沈巍肩头低低的笑。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you can't disappear from my world.”

  赵云澜又重复了这句英文。没等沈巍说话,他便听到耳边炸开来的爱人的声线。

  “乱世繁华,只为你倾尽天下。苍水蒹葭,只为你归田卸甲。”

  ——永远不要质疑一个语文老师。

  ——最终还是败给了狐狸。

  沈巍有些自暴自弃的吻上赵云澜的唇。

评论(183)

热度(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