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校园au]磕了三年的老师cp在一起了?!(9)

[*ooc预警
*高中语文老师赵云澜×高中生物老师沈巍
*普通人设定
*澜巍澜巍澜巍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
*前文点我头像♡啾咪

[@一下这位催更魔鬼! @—墨书— 就是她!上课传纸条都不忘了提醒我更文×!您是魔鬼嘛您!哭泣qmq但是我还是爱你的qnq笔芯♡]

  作为名义上办公室的老大,闲的没事儿必然是要给办公室的大家买点儿东西意思意思。以往可以送各种烂七八糟小东西蒙混过关,然而,这次,赵云澜发觉了事情的不妙。沈巍跟他在同一个办公室。赵云澜摸摸有些扎人的胡子,看着淘宝陷入了沉思。最后,赵云澜先为自己的棒棒糖屯了货,然后开始给办公室的各位买东西。以至于在接下来一周,办公室都被各种大包小裹的快递所包围。

  “…老大,你是发横财了吗?”

  “这什么话,我这叫做犒劳同事。”

  赵云澜整理着给自己那帮崽子们一人买了一个的“收到它的女生都哭了”的定制项链,看都没看林静。整体来说还是很棒的,比如祝红的等身泰迪熊(棕),汪徵的等身泰迪熊(白),大庆的海鲜干类大礼包——应该是,还很棒的?林静看着面前一堆礼物对自己老大的心意陷入沉思。

  ——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给沈老师买的那个杯那么好看!!!而且为什么你还和沈老师买了情侣款?!

  林静平静的外表下掩盖着躁动的心,然后抱着自己的物理器材润滑油默默的缩到了自己的椅子里。

  ——老大您重色轻友太严重了!

  沈巍上完课回到办公室看到的就是两个等身泰迪熊守门,然后是赵云澜笑出鱼尾纹的脸。

  “诶,沈巍。你来看,我给你买了个杯,你看看喜不喜欢。”

  是个保温杯,直筒型,是纯白款。沈巍看着杯,轻摇了摇头。

  “无功不受禄,你这…”

  “沈老师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看我这叫做热心帮助同事鼓励同事办公积极性。”

  沈巍深知自己根本不可能说的过他,只能是接过杯,然后说了句谢谢便没了后文。这边儿还没把自己和沈巍的“情侣杯”放好,那边预备铃就打,暗骂了一句,然后拎着五十四个项链就去了班级。

  沈巍看看自己的杯子,又看看赵云澜桌子上的杯子,挑了挑眉。另一个杯子款式和自己相同,只是是纯黑色,冷眼一看只是觉得相似,仔细一瞅才能发觉两个是相同的杯。沈巍低笑着摇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金银花和一盒菊花,沈巍用快烧壶里的开水涮了涮杯,然后开始沏水。滚烫的水遇到杯子里的金银花和菊花发出淡淡的香,沈巍看着外面还下着雨的天,嘴角微微上扬。

  一开始明明是想着要做题的,但是等回过神发现都上课三十五分钟了,沈巍还是一道题都没做进去。办公室现在只有他,林静和祝红去油印室印卷子和取卷子,其他人这节都有课。沈巍捏捏自己的鼻梁期望能够集中精神,可却没用,目光总是不自觉的看看自己的杯子,再看看对面的杯子。沈巍觉得自己可能是中了赵云澜的邪。

  最后还是放弃了濒死挣扎,沈巍认命的起身拿过对面的杯,用开水仔细涮好,然后再沏上金银花和菊花。尽管知道赵云澜可能更喜欢甜的东西,但办公室里不会有蜂蜜这种东西来调味。沈巍看看表,已经上课四十分钟了,再有五分钟下课。八班下节课是赵云澜的语文自习,所以他一般不会回办公室。沈巍深知这点,下课铃响,预备铃响,上课铃响。沈巍看着面前的黑色杯,小心翼翼的拿过来,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

  说是为了试温度,可谁会没有点儿私心呢?就像赵云澜塞进嘴里的棒棒糖和递到嘴边的吸管。沈巍觉得脸有些烫,抱起书本将自己的杯放在书本上单手捧在怀里,另一只手拿起赵云澜的杯。

  八班本来就皮,再者说,是他们亲老大的自习,沈巍走到六班的时候就听到八班里的声音,走到自己班门口看了看自己班的学生,顺便再在后门叫醒几个上课睡觉的学生,沈巍听着八班此起彼伏的笑声。

  “老大你这项链也太诡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小子,你老大的审美都敢质疑了?”

  沈巍推开门时,班级里的同学正和赵云澜争论着关于项链的问题,看沈巍来了,有几个学生赶忙看看课表,然后又疑惑的看看沈巍。

  “沈老师你走错了啦!我们班不是你的课。”

  “我知道。”

  沈巍把手里的黑杯向同学们晃晃示意了一下,然后走过去放到赵云澜面前。没去管赵云澜带着惊讶的眼睛,沈巍笑的柔和。

  “我那儿没有别的什么,给你沏了点儿金银花和菊花,败火。天气热喝点儿挺好的,温度我试了,温的,现在喝正好。”

  暧昧不清的话语,赵云澜眨着眼睛看着沈巍。有眼尖的学生看到了沈巍和自己同款的杯子,然后拍拍同桌告诉着这个秘密。赵云澜吞了吞不存在的口水。

  “我先走了。”

  赵云澜挥挥手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下面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赵云澜则是看着杯发呆。最后赵云澜咧开嘴角,压不住心里的愉悦。拧开杯子,赵云澜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喝了一大口,笑容直接就僵在了脸上,硬是强迫自己把这一口全部咽下去,赵云澜脸都皱着了苦瓜。

  ——妈也,真苦。

  就算是沈巍沏的都盖不住的苦,赵云澜撇撇嘴,把杯子盖上放在一旁不再去管它。

评论(60)

热度(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