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校园au]磕了三年的老师cp在一起了?!(4)

*ooc预警
*高中语文老师赵云澜×高中生物老师沈巍
*普通人设定
*澜巍澜巍澜巍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
*前文点我头像♡啾咪


  赵云澜本来是想着,作为第一个认识沈巍的人给办公室的其他人介绍一下沈巍。然而,事与愿违,名义上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认识沈巍的人。当他看到心性贼高的楚恕之在看到沈巍的一瞬间瞪大了双眼站起身来,语气意外的恭敬的喊了一句“沈老师”时,赵云澜莫名的有些烦躁。

  “?!这就是老楚以前常提起的沈老师!”

  赵云澜心里的小澜孩抱着肩膀撅起了嘴。楚恕之当初刚来学校的时候,和一个并不服从管教的孩子干起来,并且伸手打了人。那学生没什么事儿,可却抓着这点不放,无奈,学校准备开除楚恕之,是沈巍“救”了他。这边儿赵云澜叼着棒棒糖靠在椅子上,那边儿沈巍被办公室其他人围住问东问西,早课休息时间长,二十分钟,办公室所谓的欢迎会也不过就持续了两分钟,大家便都各自散开了。沈巍坐到赵云澜对面的桌子前时,赵云澜的眼睛还没从沈巍身上移开。似乎是发现了灼热的目光,沈巍抬起头,正好与赵云澜对视。

  “…?赵云澜?”

  “诶,怎么了沈巍。”

  “…没事儿。”

  赵云澜趴在桌子上越过两台电脑看着沈巍笑的有些傻兮兮的。赵云澜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以往谈恋爱,他都是精明的那个,可这次,不太一样。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看到沈巍脸上的笑就压不住。

  ——果然不愧得是一见钟情的人!

  预备铃响,赵云澜回过神。沈巍已经整理好了教具,他第一节课有本班的课。赵云澜看着沈巍走出办公室,刚想收回自己的眼神,却又与沈巍的眼对上。

  回以一微笑。

  赵云澜觉得自己要再这么下去,心脏怕是要不行了。

  在高中,有一种个神奇的地方,叫做高中男寝。有一种神奇的生物,叫做高中男同学。怕是所有的宿管阿姨怕的都是这种生物,而龙城中学的宿管阿姨不一样,因为龙城中学有一种比男寝中男同学更恐怖的生物。

  ——赵云澜。

  当放学后四十分钟,寝室熄灯,宿管阿姨正常查寝。当从4601拎着赵云澜耳朵给他拎出来时,赵云澜正打牌打的欢实,面前摆着一堆嬴过来的零食。

  “诶,诶,郑姨。你看我这带新班,给点儿面子。”

  “别跟我在这儿瞎叨叨!不知道学生们要学习的?!一个老师还在这儿跟他们打牌!有没有个正型!”

  “我这不是为了诈他们,没收一些玩物让他们好好学习!一句假话天打五雷!”

  然后,外面一声响雷。这些日子天气变的快,响雷过后就是瓢泼大雨,赵云澜看着比自己矮一些宿管阿姨,笑的有些尴尬。

  “…啊,啊哈哈哈…诶!诶!郑姨!您消消气!别别!诶!”

  这也怪不得郑姨,当初赵云澜上高中的时候,她就在这儿当宿管阿姨,没想到,没想到啊!熬了三年出了头,这赵云澜又回来当老师。一把年纪,还得受这种罪。

  “你别在这儿跟我贫,我还不了解你?!一天到晚没个正型!赶紧!回自己教师公寓去!”

  “诶诶诶!郑姨你看我这!外面下这么大,我不也得等雨小小再…”

  “怎么?你还想在这儿再打几轮?!”

  “不是,诶!不是郑…”

  宿舍门来,门口手中拿着电话的人似乎受到了惊吓,赵云澜一句话噎嗓子里,什么叫做缘分,这就是缘分!沈巍打着伞,拿着伞的手里拿着袋药,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虽说缘分奇妙,但赵云澜现在可一点儿不想见沈巍,他现在还被宿管阿姨拎着耳朵呢好不好!

  “…您…就是舍务老师?…我是七班的班任,嗯,嗯。是,他感冒了。我也是趁着放学赶紧回寝室给他取的药。抱歉这么晚了。”

  赵云澜觉得沈巍绝对是他的克星,先是没有礼貌的踹开办公室门,然后是顶着乱糟糟的头从寝室出来,现在又是被宿管阿姨拎着耳朵拎出来。

  ——祸不单行。

  “好的,好的,我会把这个药给他拿过去的。麻烦老师您了。”

  “不,这没什么。赵…老师?你来查寝?”

  “啊…啊!可不是嘛!”

  赶忙逃离魔爪,赵云澜顺势躲进沈巍伞下。转头冲宿管阿姨扯出一个笑容。

  “行了!那我就和沈老师一起回去了!不劳您费心了郑姨!”

  然后扯着沈巍的手腕就走。沈巍惊了一下,回给郑姨一个礼貌的微笑,赶忙举着伞到赵云澜头顶。

  “!!!!赵云澜!!下次再让我抓到你来男寝打牌!我就把你腿儿给你据折它!!”

  赵云澜的脸都拧成了苦瓜,身边传来一声笑,赵云澜猛的转头,对上是沈巍映着星辰的眼睛。那眼睛里含着笑,此刻有倒着繁星,赵云澜当场就傻在那儿了。

  ——真他娘的好看。

  在心里暗骂一句,赵云澜看着举着伞的沈巍一下子回过神。开玩笑!沈巍半个身子基本都在雨里,赵云澜抬头,伞几乎全打在了自己头上。

  ——撩人于无形。

  赵云澜皱着眉抢过伞,然后不管沈巍无辜的眼神有些恶狠狠的拉着人的手腕拉进伞里。

  “你不会躲雨的啊你!”

  “…你把伞往你那边儿点儿…你肩膀罩不住…”

  赵云澜也不知道沈巍是真傻还是假呆。刚想说些什么一腔怒火又随着沈巍无辜的眼神被雨水浇灭。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赵云澜在心里给沉迷美色的自己一巴掌,转身立马冲着沈巍笑了起来。

  “没事儿我皮糙肉厚的,没大事儿。再说雨都小了。”

  看着沈巍那边儿还想再说些什么,赵云澜赶忙转移了话题。

  “你班那谁感冒这么严重?这么着急给送药?”

  “…嗯,晚课烧到三十八度多了。家不是本地的,我跟他家长打过电话了,今晚先用些药顶顶,明天如果加重我带他去医院看看。”

  “哦——这两天天气变化无常,沈老师可注意也别感冒了。”

  “嗯…你这手里拎着的是…?”

  “啊,那帮小崽子们的象棋优诺扑克牌,再加上我打牌赢回来的战利品和那帮崽子帮他们班长写的罚写。”

  说罢赵云澜还一本正经的板起了脸。

  “我这可是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要不是为了这些违禁品,我也就不和他们打牌了。唉。”

  然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美人的笑。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赵云澜这才发现自己另一只手一直扯着人家手腕没放开。沈巍也没说什么,赵云澜眨眨眼睛,权当没看到继续扯着。赵云澜总觉得男寝到教师公寓这段路短的不行,好像还没和沈巍唠上几句,他们便到了宿舍楼门口。打开防盗门收好伞,赵云澜跟在沈巍后面上楼。

  ——啧啧,这身材。

  赵云澜勾起了嘴角。把伞交回沈巍手里,赵云澜和沈巍在宿舍门口对视了许秒。

  ——两个人突然就笑开了。

  “回去洗个澡再备课睡觉吧。不然容易感冒。”

  “如果感冒能让沈老师冒雨连夜给送药,感冒也值了。”

  赵云澜笑的痞气。满意的收获沈巍腼腆的笑容和略红的耳根,互相道了晚安赵云澜打开了房门。

  “——!老赵!外面那么大雨你怎么回来的?!”

  “闭嘴死猫,你还知道那么大雨,也不想着给拿伞去接我?”

  “嗨,我刚开门就看到沈老师拿着伞拎着药出去了,这不寻思给你俩点儿二人世界,就赶紧把门关上了。怎么样?沈老师去接你去了?”

  “????”

  赵云澜眉挑老高。

  “没有,他去给她他班同学送药去了。他又不知道我去查寝。”

  尽管这么说,赵云澜嘴角却是压不住的笑,心脏随着又下起来的暴雨剧烈的跳了起来。

  ——撩人于…无形…?

评论(19)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