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宇龙]假戏真做

 

*ooc预警

*勿上升真人

*突然的脑洞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面

*考完试浪的飞起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啾咪

 

 

 

 

 

 

 

 

 

 

 

  演员从不是个轻松的职业,朱一龙自己心里清楚。已经是深夜了,朱一龙才刚刚到家。按理来说,他现在应该洗漱完,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可毕竟只是按理来说。手机的光映的朱一龙脸苍白。手机上小说的描写细致,他几乎是一字一字的在钻研,神情认真。为了接下来的新戏,朱一龙已经把镇魂完完整整的看了不知道几遍。或许他根本不用看的,朱一龙的嘴角噙着笑,眼里满是柔情。

 

  ——或许他根本不用看的。

 

  这件事说起来可笑,但确实是发生了。朱一龙,沈巍。

 

  不是什么介绍,而是我们面前的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袍使大人。

 

  一切都极富戏剧性,当朱一龙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他不再是龙城的沈教授,他至今还记得,那天醒来,周边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他不在熟悉的家,身边也没有赵云澜。下意识的使用黑能量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感受不到。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他有些发懵。想去喊赵云澜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不是失声,只是说不出赵云澜和沈巍这两个名字。

 

  愤怒。

 

  如果连这个名字都用不了……如果连这个名字都用不了!

 

  朱一龙看着手中被捏出褶子的被,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口型,没有声音。还是不行,朱一龙咬着牙捏住了自己的脖子。

 

  该死。

 

  直到脖子上出现青紫的痕迹,他才松开了手。他的黑能量越来越弱,现在连恢复都成问题。他不能靠黑能量找到赵云澜,那便站到顶峰,站到最醒目的位置。演员是最好的选择了不是吗?

 

  或许是天意,朱一龙看着大纲和小说中熟悉的故事有些发懵。或许对面就是赵云澜,不是吗?他有什么理由不去接这部剧呢?他得去赌一把。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对面是熟悉的人,一切似乎都没变。朱一龙的耳膜被心跳声撞得生疼,直到对面伸过来手,他才反应过来。

 

  “你好,白宇。”

 

  “……”

 

  他不记得,可朱一龙不在乎。他在自己面前,就站在自己面前。带上笑容,朱一龙握住白宇的手。

 

  “你好,我是朱一龙。”

 

  朱砂在心。

  你是唯一。

  至于龙字,龙属水,山水相连,总有相逢。

 

  他不是赵云澜,他也没办法是沈巍。那就这样吧,白宇和朱一龙。周遭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朱一龙看着面前的人有些颤抖的抽出手,抚上人的脸。这不算是逾越吧,他们本就是恋人。身体止不住的战栗,朱一龙近乎神圣的印上白宇的唇,没有什么过多的动作,只是这样就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似乎是恍了下神,白宇眨眨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很熟悉,就像剧中赵云澜见到沈巍那样,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可能是剧本看多了,白宇并没有多想。

 

  “龙哥你手好冷……!”

 

  似乎是对亲昵的称呼不太适应,朱一龙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白宇的话。

 

  “可能是太冷了。”

 

  这回轮到白宇发愣了,开玩笑,这种天气,掉下滴汗在空气里都能蒸发。但好在,白宇擅长扯皮,几句就把这件事儿给盖过去了。见了面,定了角色,明天就可以正式开机。白宇伸了个懒腰向剧组的各位说了一声,便转身准备离开。可一转身,便溺死在一双眼睛里。 

 

  朱一龙恰好在他后面。

 

  两人几乎没有距离,甚至连呼吸都感觉的到,两人都有些意料之外。

 

  朱一龙的眼睛里,全是自己的影子。

 

  白宇下意识的吞咽了口并不存在的口水。

 

  一眼万年,似乎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这样了,可这种想法可笑至极,他与朱一龙不过刚认识而已。移不开眼睛,张嘴吐出是下意识的话语,可只是一个口型,没有声音。

 

  ——沈巍。

 

  很快回过神,白宇笑着扯了两句闲话便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压不住心中的躁动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朱一龙在看他。那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他看到朱一龙很快挂上笑容,冲他挥了挥手,他也没含糊,转身出了门。

 

  ——不太对劲。

 

  白宇揉揉太阳穴,皱着眉。头痛欲裂,白宇不由得攥起了拳。

 

  是剧的关系吧。白宇在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评论(14)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