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澜巍]非典型ABO

被删了?!被删了?!哭泣qmq

不用图片试试?????

如果再被删就是我人品问题了[沉思]

是因为我的图片看起来像马赛克嘛?[沉思]

憋憋屈屈

他俩真好吃,哭泣qmq

用的非典型ABO的梗♡

打英文字母太累了uuu所以乾元=Alpha 坤泽=Omega
中庸=Beta



*ooc属于我
*剧版澜巍
*澜巍,澜巍,澜巍
*应该会补车?♡
*不太好吃的擦边球qmq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啾咪♡



  沈巍,黑袍使大人。一个实打实的坤泽。

  他并不觉得身为一个坤泽有什么不妥,虽说他更想是一个中庸。

  ——不会受乾元发情的影响不是很好嘛?

  可这一切在遇到赵云澜的时候就全部瓦解了。沈巍在遇到赵云澜时,无比的庆幸自己是一位坤泽。因为他所深爱的那位,是乾元。

  恋爱关系的确定来的突然,沈巍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迷迷糊糊住进了赵云澜的家。美名其曰,省一份水电钱。

  沈巍自然不会去戳穿爱人言语中的漏洞,只是浅笑着认同了这一观点。

  身边同事的轻呼将自己的思绪拉回,沈巍看着飞机外已经黑下来的天嘴角勾起。

  这次出差可以说是超出预料的,本来说是一周就能完成的会议硬是拖成了三周,期间不免接到赵云澜抱怨的电话。

  总算是可以回家了,沈巍压不住嘴角的笑意,走进楼道。

  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沈巍揉着刚下飞机有些疼的耳朵一步一步往上走。

有什么不太对劲,沈巍隐约嗅到熟悉的味道,有些发愣。看了眼手机上的日期,沈巍微微皱起了眉头。

  赵云澜的发情期应该是在这不远。

  快步往上走了几步,果不其然,站在自己家门前的时候,那熟悉的,带走侵略性的味道让沈巍的心脏漏了一拍。

  该死,他怎么忘了这档子事?

  打开房门看着乱成一片的房间。桌子上的碗没刷,地上散落着不少沈巍的衣服。看着床上抱着自己衣服缩成一团的爱人,沈巍不免有些心疼。

  发情期的乾元极其没有安全感,他再清楚不过了。眼下这个场景,也不知道赵云澜自己一个人过了多久。

  轻手轻脚把门关好,床上的人身体抖了一下,似乎是要醒来。沈巍没来得及脱衣服便快步上前。西装上带着些夜晚的冷气,沈巍坐在床边握住赵云澜发烫的手。

  床上的人没有要醒的意思,皱着眉头抱着沈巍的衣服埋进去发出带着些呜咽的呼吸。赵云澜眼角发红,眼睛已经肿起来了。沈巍的心有些发堵。

  ——为什么?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他?

  赵云澜知道的,他肯定是知道的。如果他打电话给沈巍,只要是发现出声音的不对,沈巍肯定会赶回来的。

  肯定。

  他是宠着赵云澜的,他爱透了赵云澜。

  可是赵云澜没有。一个电话都没有。沈巍还想,是不是特调处有什么棘手的事儿,现在看来,不过是爱人进入了发情期,还不想让自己知道。

  沈巍微微垂下了眼睑。

  床上的人发出一些带着抽泣的低吟,沈巍立马担心的握紧了赵云澜的手,一点一点的释放信息素。

  “…?…沈巍?”

  沙哑的声音,还没睁开的眼睛,赵云澜下意识的喊出,是沈巍的名字。还没等沈巍应声,赵云澜就带着自嘲的轻笑又埋进了沈巍的衣服。

  “又作这种该死的春梦。”

  赵云澜的声音有些发抖,沈巍张开的嘴还没发出声音,就被赵云澜这一系列动作弄的苦笑起来,他脱下鞋子,上床,握着赵云澜的手躺在赵云澜身边。

  “云澜。”

  沈巍的另一只手轻柔的抚过还带着泪痕的脸,凑过去额头抵上赵云澜的额头。

  “不是梦。”

  看着他看到赵云澜的眼睛慢慢睁开,再看着那双眼睛里渐渐浮现光彩,沈巍淡笑。

  “我回来了。”

  一瞬间,就一瞬间,他就被几乎揉进骨子里的力度抱在了怀里。赵云澜的身体该死的热,耳边带着颤抖的喘息惹的沈巍弄不明白发情的到底是谁。

  “…我他妈以为你不要我了。”

  赵云澜的声音带着些哭腔,沈巍有些哭笑不得。伸手回抱住爱人,沈巍低笑着轻拍人的后背给人顺气。

  “我还能去哪儿?”

  沈巍梗住了。

  是啊,他还能去哪儿呢?他的一切现在都是这个男人。身上带着是他的信息素的味道,闭上眼睛就是他带着笑的眼睛,嘴里回味都是他棒棒糖的甜。

  他还能去哪儿呢。

  “…云澜,我在这儿。”

  下一刻,他就被有些发狠的力度按在床上,还没回过神,就是如暴风雨般的热吻。沈巍不擅长接吻,但看着身体有些颤抖的爱人,他也颤抖着揽住了赵云澜的脖子。

  舌尖搅动出是情色的水声,沈巍的脸有些发烫。鼻梁相碰,眼镜还没拿下去,压的有些疼,可管不了那么多。

  鼻腔里全是熟悉的味道,沈巍的身体有些不自然的发抖。意识都变得迷蒙,身体感觉到微凉的空气沈巍才反应过来衣服已经被爱人脱下去了不少。轻柔的推推赵云澜,重获氧气的感觉让沈巍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宝贝儿你需要多练习练习。”

  抬眼对上,是熟悉的目光。沈巍看着身上眼睛红肿,脸上带着泪痕,嘴角勾着痞笑的赵云澜,神情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

  他看到赵云澜一愣,随后低头埋进了自己的颈窝。

  “宝贝儿你是不是太心疼我坐不了飞机?”

  沈巍有些不太明白,还没等他问出口,赵云澜带着喘息和笑意的声音在耳边传开。

  “不然你眼睛里为什么有星辰,银河,和夜景?”

  不知道是因为呼出的热气还是撩人的情话,沈巍的身体抖了一下。

  他怎么能这么爱他?

  沈巍脑子里印着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了出来,他能感觉到赵云澜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压着情欲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来。

  “我怎么能这么爱你?”

  ——该死的性感。

评论(43)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