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堂良]开了枪你还想跑?

*匪方卧底堂×警方卧底良

*我估摸着是没有下文了bu.

*脑子里的一个片段u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挠挠鼻尖。

*这儿冰子√

《——————————————

  周九良和孟鹤堂认识多久了?

  八年。

  打了多少次照面了?

  谁他妈数的清!

  耳朵被枪声震得嗡嗡响,周九良看向周围的眼神有些迷蒙。自己这算是被抓到了吧?周九良看着围过来的警察,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瘫坐在地上。那枪是孟鹤堂打的,一个文职工作者拿起枪来毫不含糊,完全没有第一次见面枪都不会拿的惊慌。

  手腕上被铐上手铐,周九良眯着眼睛看着递到手心的铁丝勾起了嘴角看着面前的孟鹤堂。

  “先生。”

  混着血腥的奶音惹起的孟鹤堂带着怜爱的笑,那眼镜上面沾了血,周九良抬手不在意的用指尖抹去,然后向下扯住了孟鹤堂的衣袖。

  “我有话跟您说。”

  被拎着领子拎起来,周九良晃了晃身子最后靠在孟鹤堂身上。看着周围端起来的枪,孟鹤堂摆摆手,周围的枪又一次放下。而身后的周九良趁着机会向对面不知道打了什么手语,之后又挂在了孟鹤堂身上。

  “我有话和九良说。”

  谁知道周九良身上会不会有炸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谁也不会轻举妄动。周九良眯起眼睛,靠在孟鹤堂肩头看着周围的人散开一些,然后被孟鹤堂扶着进了警√车

  手上的手铐在孟鹤堂锁上车门的时候就被打开了,周九良随意的打开瓶水,对于对面笑容柔和的孟鹤堂毫不在意。

  “先生,您帮我,不会只是因为八年来的情意吧。”

  周九良动动手腕,看着孟鹤堂拿下眼睛捏捏鼻梁,带着些疲倦的笑。

  “当然。警帮匪,哪儿有的道理?”

  枪口对上周九良的眉心,孟鹤堂低沉的嗓音带着沙哑,周九良偏头低笑一声,嗤之以鼻。

  “匪帮警,可就有个人情卖。”

  周九良晃晃指尖上手铐的钥匙,喝掉手中的水随意扔了瓶子俯身向前让枪口抵上眉心。枪口还带着些温度,惹得周九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这会对上孟鹤堂的眼睛,没有眼镜的阻挡,眼底的冰冷被周九良照单全收。

  “孟哥,我这第一次见你,也没准备什么,回去的时候,你可跟老大说点好话,别让他以为我亏待了你。”

  “周警官也是,回去可得好好向郭局长说说,那食堂的饭实在是不好吃。”

  就好像每一个带着火花的对视,带着缠绵的纠缠,带着血腥的亲吻。吻来的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谁咬破了谁的嘴唇谁也说不清楚。周九良扯着孟鹤堂的头发,孟鹤堂的枪抵在眉心就加上些力气。一吻结束,周九良坐在孟鹤堂腿上,动动身子让偏离了眉心的枪口再次抵上。

  “袭警。”

  周九良舔舔被咬破的嘴唇,又凑过去蹭蹭孟鹤堂嘴上的枪口,声音带着些撒娇的滋味,眯起的眼睛里却不带情绪。

  “孟警官,我这能判了吗?”

  “我觉得没问题,周警官。”

  孟鹤堂扣住周九良的腰,枪上使了些力气,看向周九良的眼睛还是带着柔情。

  “监狱里见。”

  细碎的吻落在耳朵上,周九良想躲又被捏了把腰带回来。低沉的声音像是地狱的呢喃,震的周九良鼓膜生疼。

  “航航。你猜我这枪里有子弹吗?”

  周九良笑了出声。顶好看的手摆出枪的形状,食指抵在孟鹤堂心口,另只手按在枪上,微微后退给出一些空间,然后按着枪向下一直到自己心口,周九良握住孟鹤堂的手腕把枪抵在了自己心口上。

  “先生。”

  指尖在孟鹤堂心口画了个圈,又在在圆心处点了点。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孟鹤堂眯着眼睛嘴角噙着笑。

  “您猜,我这枪里有子弹吗?”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靠近,就由着他手一点点后退。小孩儿独有的嗓音腻的自己喉结上下不自主的滑动两下,孟鹤堂能听到周九良在自己耳边的呼吸,夹杂着呼吸是周九良带着些玩味的声音。

  “砰。”

  周九良到底还是在孟鹤堂心口上开了一枪。

  不到致命的地步,只是没了周九良过不长久。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