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堂良]夜夜流光相皎洁(8)

*不明显的民国设定,ABO设定

*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海外归子西医堂医生×少年老成中医良大夫




《——————————————


  就这么在一起了,孟鹤堂和周九良谁也没告诉,在外人来看两人只是关系好的兄弟,而私下里孟鹤堂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是在周九良的床上起来的了。


  好在周九良的床不算小。


  当然了,什么都没做,就是纯洁的睡觉关系,天天晚上抱着爱人睡觉的感觉不要太好,表白之后尝试一晚上孟鹤堂直接就上瘾了。


  睡梦中的周九良,是他人不知道的乖巧。孟鹤堂看着呼吸平稳的周九良,扣紧了环在人腰身上的手,亲了亲人的唇角。


  “孟哥,你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被爱人抓了个现行,孟鹤堂感觉到周九良缩在被里的手臂环上了自己的脖子。温热的呼吸打在孟鹤堂耳朵上,裹了糖浆的奶音蹦蹦哒哒往耳朵里进。


  “孟哥,大半夜我这老房子可不怎么干净。保不住你抬头就能看见些什么不该看见的。”


  孟鹤堂打了个冷颤,空出只手有些发狠的揉了揉手感不错的头发,然后抱着软乎乎的周九良闭上了眼睛。


  一夜好眠,第二天周九良孟鹤堂难得一起赖了个床。是谁先醒的谁也说不清楚,床上两人对上了视线。


  “早,航航。”


  “早安,先生。”


  今天的孟医生心情依旧很好,来看病的小姑娘们看孟医生笑的开心就撑着头看着孟鹤堂傻笑。半个冬天了,这半个冬天镇上都说孟医生有了心上人,每天都是一副相思的模样,这可惊了镇上的坤泽和中庸,不论男女,有的撑着坤泽软软的身子来看孟鹤堂,信息素毫不收敛的往外放,有的仗着中庸和孟鹤堂勾肩搭背,来个身体触碰。这些无非就是为了试探一下自己是不是孟鹤堂的心上人。


  孟鹤堂只能是苦笑,他的心上人就在对面。当然,这话不能说。


  从一开始两人就没打算说出去,周九良觉得这事儿没必要弄的满世界知道的,而孟鹤堂无条件同意周九良的想法。


  虽说孟鹤堂很想公布,但周九良是镇上默认的中庸,一下子说是坤泽,不一定出什么乱子,孟鹤堂知道。


  然而,周九良抿着茶看着对面诊所进进出出的年轻男女,握着杯子的手劲大了些。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任谁自己家乾元身上天天带着各种坤泽的味儿回来,谁心里都不好受。周九良指尖点着窗棂扯出一个笑容。


  一天过去的快,晚饭是周九良做的牛肉,吃了饭孟鹤堂抱着周九良开始犯困。这两天太累了,靠在爱人身上闻着舒心的草药味儿,孟鹤堂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孟哥,别在这儿睡。回屋去。”


  被人扯着回屋,迷迷糊糊躺在床上被周九良盖好了被子,孟鹤堂讨了个吻就偏头睡了过去。而等周九良出去不知道忙了些什么,过了会儿周九良手上拎着几根红线个一根蜡烛进了屋。看着床上睡熟的孟鹤堂,周九良眯了眯眼睛。


  第二天孟鹤堂被周九良叫醒的时候,看着爱人的笑容一时间晃了眼。


  “航航你出去碰到什么好事儿了?”


  “嗯?没有啊。”


  “今天怎么心情这么好?”


  周九良没应话,好像是没听到。听着周九良哼着小曲儿,孟鹤堂挑挑眉毛没再去管对面的周九良,闷头去吃饭。


  没有什么不同。中午,孟鹤堂在诊所,看着对面剩下的最后一位病人,拿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白大褂的袖子比较宽松,抬手露出下面的衬衫袖口,小姑娘细心,能看到袖口下露出的细小的红线。


  谁都知道红线代表了什么。


  小姑娘心咯噔一下。


  “……孟医生,你手腕那儿是……”


  “嗯?什么?”


  孟鹤堂有些迷茫的看看对面的小姑娘,又迷茫着看看自己的手腕。红线惹得孟鹤堂心一惊,赶忙回想了下这段儿时间没有任何喝酒喝多的时候,抬起手腕看看红线,勉强松了口气。


  恰赶上中午,玻璃门被推开,孟鹤堂和那小姑娘同时转头。


  “????九……”


  “孟哥,隔壁高老板问中午要不要去他家吃一口,还是一会儿咱去四哥那儿吃碗馄饨。”


  “你倒不如说想吃四哥家馄饨来的快。”


  看着周九良走过来,手上拎着是刚熬好的药汤,小姑娘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亮?


  “你这两天挺累的,我熬了点儿药汤你试试。”


  “嗯?能舒缓疲劳的?”


  “不是,是最苦的。”


  周大夫奶音真可爱,小姑娘看着面前两位无视自己的对话看的一愣一愣的。


  “那我去告诉高老板一声,一会儿咱去四哥那儿。”


  “嗯。好。”


  药被放在桌子上,动作幅度带起长衫的袖口,小姑娘感觉自己呼吸都静止了。周九良手腕上带着的红线让小姑娘觉得心脏跳的要蹦出来,抬头对上周九良看向这边儿的视线,淡漠的好像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但小姑娘看见了背着孟鹤堂,周九良竖起立在唇前的食指。


  嘘。


  “那先生我先走了。”


  周九良走了,对面的小姑娘一下子软了身子趴在了诊所的桌子上。


  “嗯?小姐,您……”


  “没事儿孟医生!药是这个吧?我这就先回去了!”


  抓了孟鹤堂放在桌上的药转身冲出诊所,小姑娘一套动作做的完全不拖泥带水。孟鹤堂看看诊所关上的门,转过头又看看手上的红线,摇摇头。门又被打开,孟鹤堂没抬头,脱了大褂摘了眼镜走过去对上人的眼睛。


  手腕被人抓住,两只带着红线的手十指相扣。细碎的吻从眼皮向下落在唇角,孟鹤堂看着面前的周九良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喉结上下动了动。


“走吧先生。”


  好吧,吃饭要紧。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