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堂良]夜夜流光相皎洁(6)

*不明显的民国设定,ABO设定

*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海外归子西医堂医生×少年老成中医良大夫




《——————————————


  这眼看着春天过了,夏天走了,一场场秋雨趁着时候下下来了,镇上的人都能看出孟鹤堂和周九良的关系越来越好。看起来两人应该是毫无交集,甚至应该是针锋相对,但实际上,称兄道弟不在话下。


  孟鹤堂趁着休息拿下眼镜捏捏鼻梁。


  这小半年过去,周九良一声一声孟哥先生叫的顺口,孟鹤堂也九良航航轮着叫,关系好到像是认识多年的好友。孟鹤堂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医馆,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钢笔。


  就好像,小半年听完书后的场对话,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记得。


  孟鹤堂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周九良的,或去掉应该这两个字更合适。


  周九良回了周家不知道有什么事儿,已经回去两天了,医馆的门一直锁着。这两天比起刚入秋那会儿算不上多忙,左右也是做不进去事儿,孟鹤堂换了衣服准备出去逛逛。


  说是逛逛,目的明确,孟鹤堂锁了诊所就往戏班子跑。一场戏听下来,众人散去,推开了门发现坏了事儿。


  外面这雨已经下起来了。


  有的人家离得近,跑几步,淋点儿雨就到家了。有的人带了伞,找上一个顺路的,便一同带回去。孟鹤堂不一样,戏班子在南头,他的诊所在北头,也有几个在北头的人,凑一凑,先让他们两个两个共用一把伞走了,到最后,戏班子前就剩了孟鹤堂一个人。


  “对不住了孟医生,我这儿实在是再拿不出多余的伞……”


  郭少班主带着歉意看着孟鹤堂。戏班子能借出去的伞都借出去了,而孟鹤堂也都全数让给了别人。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在这儿等雨小点儿就回去,少班主快回去吧。”


  把少班主推进屋里,孟鹤堂看着外面的雨叹口气。如果说跑到最近的买伞的地方还得不近的距离,但在这儿等着实在不是事儿。孟鹤堂咬咬牙,脱了外套盖在头上,冲进了雨里。


  跑了没几步,身后传来是熟悉的声音。


  “孟哥?”


  孟鹤堂停住了脚步。转头对上是熟悉的面孔,周九良手里握着把油纸伞,上面用红梅勾勒。孟鹤堂张张嘴还没等说出话,就看到周九良皱着眉头急忙跑过来,把伞罩在了他头上。


  “九良……”


  周九良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孟鹤堂把湿了的外套抱在怀里,然后和他并肩挤进一把伞下。


  “走吧,先生。”


  这把伞是周九良从家里拿过来的伞,是平日里母亲用的伞,有些旧,但周九良打着倒是正好。


  如果挤进两个男人可就不一样了。


“说实在的,孟哥,我有时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个假医生。怎么?准备一直拎着雨从这南边儿跑回北边儿?”


  “我这不寻思路上碰上买伞的买一把再回去嘛……”


  “买了伞然后顺道直接进隔壁的自己诊所。先生,你真有情趣。”


  孟鹤堂没搭茬,舔舔因为秋天有些干裂的唇,看着周九良在伞外面的半边儿身子。握着伞柄的指尖有些发红,鬼迷心窍,孟鹤堂伸手握住了周九良的手。


  对上是周九良带着询问的眼睛,孟鹤堂眨眨眼睛扯出一个笑容。


  “九良你别生气了啊,看你这手冷的,孟哥给你捂捂。要不孟哥明天给你买糖炒栗子来吃?”


  “……说人话。”


  “……我能不吃祛寒的中药吗?”


  “不能。”


  今天的孟鹤堂也是要吃药的孟鹤堂,孟鹤堂叹口气,嘴里不知道嘀咕什么,手却是一直没放开。周九良也没提什么,轻咳一声另只手揉揉发红的耳尖。手里的伞在不自觉中被孟鹤堂偏了些,周九良这下几乎整个人都在伞里。等周九良反应过来,转头一看,孟鹤堂的大半边儿身子已经湿透了。


  好气又好笑。周九良看着浇的像落汤鸡一样的孟鹤堂,只能是别着手劲把伞在转到孟鹤堂头上。


  “先生,你不用再往我这边儿偏了,再偏你就整个人都露在外面了。”


  像是偷吃被抓包的小朋友,周九良趁着孟鹤堂愣神把伞又向孟鹤堂那边移了移。可算是到了诊所,把孟鹤堂送进去周九良也回了自己医馆。草药味儿让自己一下子安了心,握着伞的右手被另一种温度暖的热乎乎的,周九良抹了下桌子上的浮灰,进了柜台去抓药。


  周九良或许是喜欢孟鹤堂的。去了或许更合适。


  熬药的时候周九良这样想。等药熬好的,看了眼对面的诊所灯还亮着,装好药撑起伞敲响了对面诊所的门。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周九良,孟鹤堂的笑容有些勉强。


  “……航航,能不喝吗……”


  “不能。”


  含着周九良带过来的冰糖,孟鹤堂被苦的眼眶都红了。事实证明,孟鹤堂还是没逃过周九良的药,当然,也没逃过周九良。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