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堂良]夜夜流光相皎洁(4)

*不明显的民国设定,ABO设定

*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海外归子西医堂医生×少年老成中医良大夫




《——————————————


  跟着周九良进了医馆,扑面而来的草药味儿呛的孟鹤堂皱了皱眉。他不太擅长应付这类味道,烛光因风动了几下又乖巧的停住。


  “您先在这儿坐会儿。我去给你烧洗澡用的水。”


  没来得及说不用麻烦,周九良闪身从旁边的小门消失了身影。孟鹤堂只能是坐在平日患者坐的地方,看着桌面纸上的毛笔字吸吸鼻子。


  真好看。


  好看的手会写出好看的字,孟鹤堂这样想着把目光向上移看着药柜发呆。太安静了,在这样一个医馆,身边没有别人,只有烛火燃烧,孟鹤堂吞吞口水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桌子上的纸上。


  ——我可是在国外受过经受过科学熏陶的人,妖魔鬼怪牛鬼蛇神不过都是假的,假的。


  孟鹤堂的手心有些汗津津的。国外留学他连解剖小青蛙都不太敢弄,平日里自己在诊所爬上床摸黑眼睛都不睁开。现在这样一个场景,只有他一个人,孟鹤堂无法想象周九良平日里都是怎么过得一个又一个夜晚。


  他不会害怕吗?孟鹤堂打了个冷颤。肩膀突然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还没等反应过来身体就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嘎————!”


  孟鹤堂的叫声让周九良想到那次拳馆家的谢师爷被李司令开着洋车送到自己医馆门口那次。


  没错,这声儿和那洋车刹车的声音一模一样。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眼圈都红了,想着这人胆子也太小,哭笑不得的按住孟鹤堂颤抖的肩膀。


  “我水给您烧好了。”


  抹抹带着些水意的眼角,孟鹤堂跟着周九良去了浴室。果然浴室也很吓人,孟鹤堂看着昏暗的浴室心里在哭泣。


  “时间太忙了,现在也不早了,没来得及煎水给你煮艾叶祛祛寒气。你先洗着,我就先出去。”


  想了想,周九良又补了句话。


  “我在外面,您喊我我能听到,先生。”


  一句话像是给孟鹤堂吃了定心丸。等进了大木桶,泡在热水里,孟鹤堂被热气熏得晕晕乎乎的脑子里都是些平日里听过的唬人的鬼故事,时不时神经质的向身后看看,这时脑子里又是周九良混在热气里的奶音。


  ——我在外面,您喊我我能听到,先生。


  待水有些凉了,孟鹤堂撑着发沉的眼皮从水中起身。擦了身子穿好衣服,拿了放在旁边的毛巾擦着头发往外走。周九良坐在烛光里,身形隐了一半融进黑暗,左手来回翻着本书,右手则握着笔在纸上不知道写着什么。孟鹤堂站在一旁定住了脚步,不是因为周九良现在安静的像幅画,而是他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碗药汤。


  孟鹤堂脸皱成了核桃。


  “嗯?先生您出来了。来把药喝了。”


  “……周,周大夫,我觉得我挺好不用吃药……”


  “祛寒的药,你在外面这么久,保不齐的事儿。”


  “……我能……”


  “不能。”


  “我想……”


  “不行。”


  “我觉得……”


  “没商量。”


  最后孟鹤堂也没逃脱的了这碗药,带着些热气喝进去,全部进了胃里连碗底的一些草药沫子周九良都没让孟鹤堂放过。


  我诊所对面的中医是个魔鬼!


  孟鹤堂坐在周九良对面。红着眼眶嘴里含着周九良递过来的冰糖。


  “时候不早了,我带你去卧室。我这儿没有客房,多出来的被子倒是有一套,你要是不嫌弃就用那套——”


  “不成不成!一间房我睡了你睡哪儿?不用麻烦我在这里呆一晚上就行。”


  “左右我今个晚上也有事儿要做,要熬通宵。还不如你……”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麻烦你,我在这儿就当陪陪你,一个人怪冷清的。”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颤抖的肩膀,猫咪嘴向下撇了撇轻叹口气摇摇头。


  你就直接说你怕就完了。


  周九良没再说话,继续了手里的工作。空气中桂花味儿积攒起来浓烈了不少,孟鹤堂翻看着手里的本草纲目打了个哈欠。


  “您收收您的信息素,进来人还以为我养桂花了。”


  “嗯好。……?!你能闻到信息素?!”


  对面的周九良抬抬眼皮看了眼看着他的孟鹤堂,眨眨眼睛又将目光转回了桌面。


  “嗯。”


  “你是乾元?”


  “我是坤泽。”


  孟鹤堂现在心里很崩溃。孤男寡男,一个乾元一个坤泽共处一室一个晚上。孟鹤堂看着对面活成耳顺之年的小孩儿端着茶杯抿了抿茶水。


  “小时候一直拿药调理着,说是坤泽,其实就是一个能闻到信息素带着些信息素的中庸。”


  孟鹤堂尝试着放了些信息素,看对面的人没有什么反应,心才勉强从高耸入云的悬崖边儿安安稳稳的下降了几寸。


  “周大夫你不受信息素影响就好。我这桂花味儿闻起来也没那么重,也就你能往养花那边儿去想。”


  “谁说的?”


  周九良没抬头,很是自然的抬手指着孟鹤堂的斜后方,另只手没也没停下动作。


  “那个小姑娘就问我家是不是养桂花了。”


  黑灯瞎火,孟鹤堂僵硬着身子向后转,果然,周九良指的地方没有人。



  “嘎————————!!!!”


  周边有几家灯亮了起来,周九良赶忙捂住孟鹤堂的嘴,耳朵因为哭声有些嗡嗡作响,周九良想着这人还真是怕这东西。


  “没有没有,先生,我骗你玩儿呢。”


  看着孟鹤堂还颤抖着,但好像不会再哭了,周九良缓缓的松开了捂着孟鹤堂的嘴。对面这小孩儿笑的灿烂,一口大白牙让孟鹤堂生气也生气不起来,只能是吸吸鼻子抹着眼角的眼泪。


  “哪儿说什么养桂花了,那小姑娘明明是夸您真好看。”


  “!!!!嘎————————!!!”


评论(2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