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堂良]夜夜流光相皎洁(3)

*不明显的民国设定,ABO设定

*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

*海外归子西医堂医生×少年老成中医良大夫




《——————————————


  那天的相识好像并没有影响到两人的生活轨迹,孟鹤堂和周九良两人依旧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孟鹤堂会抽出时间吃口名义上的早饭。南边儿的烧饼做的真的很好吃,就算凉了也是,孟鹤堂腾不出时间,他就麻烦了隔壁的大娘在早上去吃饭的时候帮自己带一份回来。孟鹤堂看着碗里已经凉透的馄饨叹口气。


  馄饨真的是很好吃,但是泡的时间太长面皮已经泡涨了。孟鹤堂趁着休息的时候往嘴里塞了两个馄饨。


  周九良的店不及前两天的冷清,但也比不上对面诊所的热闹,一天下来能有一两个老人家过来把把脉,开一些补药。


  门被扣响,惹得周九良一个激灵。抬头对上是镂空花纹另一侧棱角分明的脸,笑的还有些傻气。这是周九良再熟悉不过的脸,赶忙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门口的人笑的眼睛都眯成了缝。


  “璇儿哥,你回来了。”


  来自好友的拥抱,周九良抱着秦霄贤的脖子声音奶的要命。


  “如果是没给我带东西我就捏着你的鼻子灌进我刚熬好的药。”


  满满的威胁,秦霄贤赶忙把旁边的吃食递过去,周九良看了眼递过来的国外的小吃,笑出一口大白牙。


  “我不吃这些东西。璇儿哥,你说你好不容易回来,送的还是我不吃的东西,心里过意的去嘛?”


  “不是,航航,这你就不讲理了啊!控诉!”


  “控诉无效。我想吃街角的鸭子,店还得我看着,璇儿哥~麻烦你了。”


  说话的尾音带着转弯,秦霄贤从中听到了自己今天晚上要喝的中药的味道。一脸严肃,秦霄贤很自觉的转身向街角走去。


  秦家和周家关系好,小镇上的人都有耳闻。再正常不过的损友相见,在有些不知情的人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孟鹤堂趁着没人站在门口喘口气的功夫,看到的就是周九良环着一个男人的脖子,声音甜的腻人的喊着璇儿哥。


  后面发生什么孟鹤堂没去看。心里有些堵,孟鹤堂无心再去看这些,转身进了诊所,坐在办公桌前却什么也干不进去。拿下眼睛捏捏鼻梁,闭上眼睛就是对面两人相拥的样子,孟鹤堂心里莫名的浮躁。


  下午他要去人家里给看看病,孟鹤堂这样想着强迫着自己开始想着工作的事情。


  这边儿孟鹤堂莫名其妙的闹心,对面儿秦霄贤周九良好兄弟吃着鸭子吃的正香。秦霄贤是让家里送到国外的,刚回来放下行李就来周九良这儿,难得见面两个人都话多的吓人,等到孟鹤堂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总算忙完了诊所的事情,拎着东西准备去那家看病时,对面的两人还没吃完。


  说是吃鸭子,其实就是干说话没意思,找点儿东西趁着间隙垫垫嘴。孟鹤堂顺着红木门上的雕纹隐约能看到医馆内的人影。


  两个。


  孟鹤堂赶忙走了。


  送走秦霄贤的时候天都黑了,周九良看着对面关门异常早的诊所扇子敲了两下手心。天黑下来,风也就冷了,周九良打了个冷颤回了医馆,看着柜台上还没整理完的统计,周九良叹了口气。


  熬一晚上吧。


  这样想着周九良动动脖子,听到“咔吧”一声带着些许满意再次投入工作。认真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周九良再次从工作中回神是因为忘了锁的大门被风带了一点儿小缝,顺着缝的冷风让周九良脱离了工作。


  有些不情愿的动了地方,起身去关门,周九良关门的时候隐约看到对面诊所门口有一团白色的影子。


  周九良心里咯噔一下,黑灯瞎火,街上除了自己家店早就没了灯,对面坐着的还是一团白影,周九良抿着唇打开了大门。许是吱呀声惊到了对面那团东西,周九良看着那团东西颤抖了一下,然后从其中抬起了一张疲惫的脸。


  ——孟鹤堂。


  那家人的病倒是不难治,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给了些药孟鹤堂本来想回来,奈何人家热情,说什么也要请孟鹤堂吃顿饭,孟鹤堂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得坐下陪着一起吃。


  说是吃饭,其实到更像是相亲大会。女主人说着自己家孩子的好,孟鹤堂看着对面红着脸笑的羞涩的男性坤泽脑子里没缘由的想到的是周九良的样子。


   这想法太危险了,孟鹤堂喝了两口酒企图把这种想法从脑海中赶出去。


  孟鹤堂酒量不好,拒绝了那家人的好意,拒绝了和他家孩子相处看看的请求,孟鹤堂勉强撑着精神往诊所走。

 

  到了诊所,夜风吹的酒劲也上来了,想开门却发现自己把其他东西都落在了人家,就把自己带回来了。


  孟鹤堂只能是坐在自己的诊所门口,想着挺一晚上明天早上去拿东西。


  对面的医馆一直有昏暗的烛光,孟鹤堂想过去敲门又想想,自己不过和周九良打了一次照面。把自己蜷成一团希望能更暖和点儿,困意和酒劲让自己有些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木门吱呀的声音,被风吹的激了一下,抬头对上是周九良的眼睛。

 

  平时看起来,周九良总是冷淡的,现在孟鹤堂却明显能从其中看到怒火。


  酒醒了一半了。


  “呃……周大夫。我……嗯……我去人家给看病,东西落人家……嗯……”


  “您是准备吹着冷风在这儿待一晚上然后明天让镇上的人都知道,新来的孟医生吹成中风的好消息?”


  孟鹤堂知道理亏,撇撇嘴没再说话。刚想低下头,对面递过来一只好看的手。


  “您不嫌弃。先生,先去我那儿待一晚上吧。”


  心里想着要拒绝,不能麻烦人家,最起码也要客套两句再进去,行动却先了一步。带着凉意的手握住是温暖的手,被困倦和酒精麻痹的思想促使身体本能的贪恋温暖蹭了蹭周九良的手心,孟鹤堂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好。”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