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宇龙]救赎(1)

*心理医生北×人格分裂居
*这儿冰子。欢迎勾搭。吧唧












《——————————————
  朱一龙的精神状态还不是很好,他有些烦躁的按按太阳穴企图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他是在网上找到这家心理咨询室的,口碑很好。朱一龙站在老楼区的门栋口,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凝成白雾。

  楼道内的声控灯没起到它的作用,扶手上的红漆几乎全掉光了,裸露出下面被腐蚀的木材。朱一龙来得有些晚,他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敲了敲门半天没人应,想着明天再来。可当门被打开,他看着那医生的笑容又感到无比庆幸。

  “朱老师?抱歉。我刚才在看资料。您说下午来,拖到这么晚,我以为您有事忘了告诉我。今天片场比较忙?”

  朱一龙听着面前这人说了这么多,身体不由得放松下来。很具有亲和力的人,朱一龙这样想着同医生一同进入了诊所。诊所藏在老楼区,但环境很好。房间中有淡淡的香薰的味道,整体很简洁,只是墙上那面锦旗有些格格不入。灯光昏暗,办公桌上随意铺满的纸张表明了这位医生的不拘小节。朱一龙打眼桌上散乱着的是他的资料。医生并不在意什么,很是自然的拢拢桌上的纸张,坐在了朱一龙对面。灯光又被他调暗了些,一直处于精神亢奋的朱一龙难得有了想睡的感觉。

  “朱一龙,30岁。生父生母离异,跟生母一起生活。继父早亡,无兄弟姐妹。”

  朱一龙的眼神有些涣散,昏黄的灯光也遮不住苍白的脸和毫无血色的唇?当桌对面的医生曲指在桌子上轻敲了两下,朱一龙才缓过神。抿起唇扯出一个略显牵强的笑容。

  “你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听你讲,你的次人格…”

  “丑。”

  医生的话被打断,张张嘴最后又悻悻的闭上。朱一龙有些抱歉的点点头,怕医生不明白这话中的意味,清清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他叫丑。”

  朱一龙舔舔干裂的唇,声音有些哑。医生双手交叉于面前,眼睛同朱一龙的眼睛对视。随后他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听你讲,丑是在某次拍戏结束后不久出现的。你还记得你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吗?”

  “一个小丑。无法融进社会的精神异类。”

  “所以他才叫丑?”

  “嗯。”

  医生靠在椅子上班手指却没停下转笔的动作。秒针转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场所被放大,医生的脚随着钟表的走动打着拍子。皮鞋同秒针在同一时刻敲响,使得诊所内的空气变得有些嘈杂。大概是太久没好好休息了,朱一龙觉得耳内有东西在呜咽,眼皮变得沉重,精神也不清醒。这一切的节奏最终被胃深处传来的声音打破,那是生物太久未觅食的本能。朱一龙回过神,抬头对上医生的眼睛,医生的脚停了下来,朱一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抱歉,工作原因。”

  “朝五晚九。辛苦了。”

  医生站起身,朱一龙就像盯着逗猫棒的猫,眼睛片刻也不离医生。他看着医生用纸杯接了杯水,然后走回来递给他。朱一龙接过水,道了谢,眼睛还是不离医生。

  “你小时候被抛弃过。”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朱一龙看着医生背对着自己脱下大褂,自己低头抿了口水。那句话极轻,落在空气中好像谁都没发现。没人再去提这句瞬间消散的话,空气中仅剩下整理衣服的声音。

  “您要下班了?”

  “算是吧。您明天有通告吗?”

  “没有。那我就先离开了,明天您几点有时间?”

  “嗯?不一起去吃点东西?”

  “嗯?不了,我就…”

  “一起吧,龙哥。”

  突然亲昵的称呼让朱一龙的话梗在了嗓子里,抬头撞进医生的眼睛里,他发现自己说不出别的什么话。应下了人的话,朱一龙看着医生的笑也不由得勾起嘴角。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刚认识的医生一起出了诊所去吃饭,朱一龙走在街上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对了,一直没介绍自己。”

  身上室内的热气基本都消散的差不多了了两人在街上走了也有一会。朱一龙看着那医生伸过来的手,搓了搓揣在衣兜里依旧冰冷的指尖。

  “我姓白,白宇。从今天起担任你的心理医生。”

  他的手比想象中还要温暖,朱一龙在双手相握时这样想。

评论(1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