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宇龙]虚实真假(2)

*忠心耿耿属下白×大佬居♡
*梗和车都是她的!我家全世界最棒的太太!!!吹她!!qmq!!! @生姜
*和她连文!!!她负责一切!我负责拉低整体水平!!!√
*你好我是冰子♡欢迎勾搭















  朱一龙平日没什么喜好,为人清寡的如一汪清泉。就这么一个喜好——吃火锅。白宇不是不喜欢吃,只是这等时刻,他一刻也不敢松懈,朱一龙在旁边就着热气,一口一口吹凉肉进嘴。白宇这边儿可就没这么悠闲,说是吃饭其实碗里的调料几乎没动过,肉也没吃几口。

  前两天西区那边出了些事儿恰是与东区有关。现在朱一龙就明目张胆坐在这儿吃火锅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白宇狠狠的咬口筷子上的肉,又因为咬到筷子吸了口冷气。

  一顿饭下来都没什么事儿,这顿饭吃的安安稳稳平静的让白宇觉得刚才紧张兮兮的自己好像个神经病。衣服上粘的全是火锅的味道,外面下的小雨早就停了,混杂着水汽的冷风立马带走了身上仅有热气,白宇觉得身上有些发黏。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现在,白宇后背挨了一刀,本能的伸手拉着朱一龙护好去摸腰间的枪。西区果然还是闹事来了,这等好的机会。伤口疼痛却使白宇更为敏锐,来的人不多,怕是还未全过来,解决了这几个白宇拉着朱一龙跑。

  雨又下下来了,好在是小雨,白宇扯着朱一龙进了胡同,把朱一龙压在墙上,两人都平稳着呼吸。阴天,胡同深处并不起眼,白宇脱了外套盖在朱一龙头上,却被朱一龙扯下来扔在一边。

  “哥哥,我——”

  话没等着说完便是一场恶战。子弹到处飞,也分不清谁先开的枪。朱一龙这边儿的伙计来的迅速,在东区这边儿闹事儿,西区定是要吃些苦头的。白宇抗着伤靠在墙上,喘着粗气。嘴边塞过来带着着湿润的烟,白宇看了眼身边的朱一龙就这人的手叼住烟狠吸一口。

  吐出的烟卷没稳固多久就消散在雨里的,白宇随意用手背擦擦脸上的血冲着朱一龙扯开一个笑。

  他没让朱一龙动过手,那次朱一龙浑身是血的样子他忘不了。弹壳混杂着鲜血在泥土飞扬的水泥地上肆意流动,冰凉的枪抵在自己脖子上白宇才回过神。面前朱一龙的眼神冰冷,白宇有那么一瞬的窒息,恐惧,可他在恐惧什么?白宇失血多,有些站不稳。

  子弹是划着白宇的脖子过去的,最后打在谁的身体里一声闷响。烟卷打在白宇脸上,隔着烟和雨雾,白宇有些看不清朱一龙的脸。

  最后有没有接吻?白宇记不太清了。他的伤口被带到楼区,左拐右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栋,往上数大概是十几层?白宇也记不清了。

  伤口被处理好,白宇愣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白宇的嘴唇有些发白,干裂起皮。今天两人话少的可怜,白宇坐在床上,带这些撒娇的意味扣住面前这个男人精瘦的腰身。几乎是无条件的信任,朱一龙卸了全身的力气靠在白宇身上。微凉的手指抵在白宇的太阳穴,朱一龙能感觉到白宇身体一瞬间的僵硬但又很快的放松下来。常年握枪的手带着茧子在衣服下肆意作乱,朱一龙但也不介意。

  “小白。倘若一天,我真是把枪抵在你脑袋上——”

  “那我也信你,哥哥。你下不去手的。”

  细碎的吻落在锁骨,似是再次说给朱一龙听,又似是说给自己听,白宇的又喃喃了一遍。

  “你下不去手的。”

  腰间的枪被拿出扔在一边,外面的雨下大了,打在窗户上噼啪的响。潮湿的空气随着粘人的吻一同缠住两人的身子,情欲的火苗又将其蒸发干净。

  缠绵之后是歧途还是不归路,谁也说不清楚。

评论(2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