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24h]假戏真做

*ooc预警
*这儿冰子,是个小垃圾qnq
*欢迎勾搭,啾咪
*拉低24h爆常剧组的整体水平qnq






  雄英学院的校园祭,代表的可不仅仅是斗技场般的比试,也有放松同学身心的节目。比如每年每个班级必须出的节目。相泽老师躲在睡袋里没有想要参与的意思,饭田站在讲台上询问着同学的意见。

  “今年校园祭所出的节目,同学们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去年A班出的舞台剧可谓是捕获人心,异世界的世界观设定让众人耳目一新。不过今年是绝对不可能就这去年的舞台剧开一个续集。先不说别的,就爆豪的龙,就很难弄。

  “不如,女仆咖啡厅怎么样。”

  峰田举起了自己手。

  “……超短裙的女仆装,可以看到女生的胖次的啊!!!”

  “驳回!”

  最后,在摇滚乐队,暴打出久(?),诗歌朗诵,舞台剧表演中,还是舞台剧脱颖而出。只是换了题材。变成了更加符合实际的英雄与怪盗的故事。

  接下来,就是角色的争夺。比起英雄,更多的人想做怪盗。因为看着在问“谁想当英雄”时,爆豪举起的手和环视的眼神,使得其余的人统一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迫于暴力!

  “我想,推荐一下呱。”

  蛙吹用手指点点下巴,随后指向了常暗。

  “小常暗应该是咱们之中最符合怪盗的人吧?”

  一直没有参与争夺的常暗一愣,转头看向蛙吹。

  “说起来,常暗同学说话很有怪盗的风格呢!”

  丽日也在一旁应和了一下。然后,主角,英雄与怪盗就定下来了。常暗看向爆豪,两人目光没有交汇。

  常暗踏阴,雄英中学A班学生,目前面临着人生中的头等大事。

  ——他,暗恋爆豪胜己。

  听起来很有趣,性别相同,性格相反,个性相克。

  怎么看起来常暗也不想会是喜欢爆豪的人。可现实总是戏剧性的,尽管中二,但常暗心里清楚,他是喜欢爆豪的。

  可以说很喜欢。

  舞台剧说起来容易,可排练起来的消耗不容小看。A班整体的练习不会因为这件事中断,在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下还要抽出时间来排练舞台剧,很多时候排练的效果并不好。其他人还可以一带而过,而身为主角的常暗和爆豪,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训练之后很难进入舞台剧应有的状态,仅有的打戏在这几天常暗都没能排练出最好的效果。夜晚,合宿外面的树林里,常暗在一遍一遍的增强自己打戏的力度。

  完全不到。

  常暗咬着牙。

  他并不擅长这种事,在舞台上,爆豪的个性克制很容易让本应“怪盗”略胜一筹的打戏最后变成自己输在“英雄”手下。

  这可不行。

  突然,背后的亮光照亮自己面前的森林。这种时候不应该有亮光的,常暗猛地转身向后退了一段,黑影挡下不小的爆破。

  “爆……”

  “在这种地方,月咏,我没想到你的警惕性会如此之差。”

  常暗一愣。但很快,他反应过来,现在面对他的,不是自己的同学爆豪胜己,而是身为英雄的“爆杀卿。”自己也不是常暗这个身份,现在该用的,是怪盗“月咏”的称号。

  “……吾辈也没想到,你会这样有勇气自己一个人追上来。”

  这段戏排练太久了,久到台词可以张嘴就来。面面相觑,常暗可以看到爆豪手中闪烁的火花,而在这种无止境的黑夜中,常暗丝毫没有感受到白天相对的恐惧。

  “你难道不知道,吾辈的个性,在黑夜中有多么强大。”

  黑影下一刻被释放,铺天盖地遮住月光,有些不受控制的局面在爆豪个性的压制下,黑影再次回到常暗身边。

  “你的个性足够强劲,但身为英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巨大的爆破在自己面前炸开,常暗在黑影接下这一击之后迅速奔向爆豪,剧情应该是他拿走枪械之后,打伤爆豪然后逃走。

  可仅仅是刚刚近身,接连的爆炸弄的常暗眼睛短时间的失去视野。可这没有什么影响的,弯腰,勾腿,黑影的格挡。被接下的手肘攻击,被爆炸伤到的小臂,差点倒下被轻揽扶起的腰身。常暗有些支撑不住,凭着本能向着爆豪攻击,另一只手抓住他腰间的枪械。上膛,抵上面前英雄的额头。

  “喂,这不是挺能干的吗,臭鸟。”

  回过神的常暗喘着粗气看着收回爆炸的爆豪,一愣。常暗的手有些抖,握着枪都握不准。

“现在,你完全可以逃走了,月咏。”

在提醒接下来的发展,常暗平复呼吸后握住枪假意射击了爆豪的腰。

“谢谢,爆豪。”

礼貌的感谢,还回去的枪。爆豪扔过来的水差点砸中自己的头,却被黑影接住。低声发出了鼻音,爆豪转身离开。常暗看着对方的背影自嘲轻笑。

“我还能,逃到哪里去呢?”

第二天的排练效果好的不得了,两人的打戏很容易就通过了。接下来的因为卡了许久打戏的通过使得一切顺利。说起来,时间过的也快,很快就是正式上台的时候,讲真,当所有人正式看到装扮好的常暗,都不由得感叹。

常暗是整套的黑西服,配上黑色的衬衫和暗红色的领带。黑色的礼帽和黑色外表,红色内衬的披风,再加上因为某动漫影响,用来撑气场的单片眼睛。

可以说非常养眼了。

  而至于爆豪,本想英雄服装本色出演,碍于被老师驳回,只得是穿了件浅咖色的西服草草结束,领带没系,扣子也少扣了两颗。

  ——相比下来这种常暗更像抓怪盗的英雄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舞台剧的效果让人震撼。脾气暴躁的英雄,性格沉稳的怪盗,个性鲜明。两人场上的表现也是好的没话说。无论是英雄与怪盗初次登场观众的惊叹,被抓住后怪盗调侃英雄时观众的窃笑,还是夜下两人相遇,英雄在一番打斗后伤到腰部时观众的屏息。这一切都让人不由得想,不愧是A班啊,能演出这样的场景。

  一切都顺利的进行。

  ——除了打斗到关键时爆豪稍稍的放了点水。

  舞台剧的最后场景,是“英雄”终于抓住了“怪盗”,在“怪盗”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之后,“怪盗”放弃了挣扎。

  当爆豪将枪抵在常暗的额头的时候,常暗松了口气。总归是要结束了,他就剩一句词了。

  “怎么样月咏,英雄永远会胜出,你在黑暗中的一切终究会被光明照亮。”

  下一刻,爆豪俯身下来。

  尽管知道是舞台剧的效果,但常暗当真觉得爆豪靠的太近了。温热的呼吸带着些许焦糊的味道惹得常暗微微蹙眉。想要微微移动一下却被爆豪的另一只手控制。

  爆豪的麦已经关掉了,现在所要等的就是爆豪告诉他可以说最后一句词了。

  “你逃不掉了。”

  常暗一愣,抬眼对上的是爆豪同样鲜红的眼瞳。与自己不同的红,那是如同火焰般的颜色。

  “我抓住你了。”

  可能是什么后加的台词,常暗眨了下血红的眼看着爆豪。

  “成为我的,常暗踏阴。”

  双目对视,火焰燃烧越烧越旺沸腾了鲜血,常暗有些发愣,耳朵嗡嗡作响。或许是血液的上涌导致的,常暗管不了那么多。勉强听到耳麦中绿谷的提醒才使得常暗回过了神。

  是啊,逃不掉了。
@
  常暗低笑,低沉的声音顺着麦克回荡整个剧场,好听的让观众浑身发麻。他看着爆豪胜己,嘴角勾起,是怪盗月咏最后的笑。

  “我认输。”

  背景音乐的枪响,击中的不只是怪盗月咏的头,还有常暗踏阴的心。

  ——他一直斗不过爆豪胜己。

评论(16)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