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打扰一下,我的灵魂想和你谈个恋爱

*ooc预警
*显而易见的灵魂伴侣梗x
*我想写好久了!
*我还想!写哨兵向导!x
*但是估计哨兵向导可能会连载?所以先把这个写出来
*私设众多
*考完试贼飘我天妈!
*这儿冰子,是个小垃圾[扑通跪下]
*欢迎勾搭,啾咪






(1)
  很多人都好奇,常暗脖子上的红色丝带究竟掩盖了什么?那头与身体链接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要用红色的丝带把那里一圈一圈的围住不见阳光?

  猜测自然也是不少,有的人说可能是鸟头面具的接口,不想别人看到。也有人说是一些不堪的回忆。总之猜什么都有的啦,而常暗什么都没解释。

  嘛,有些事不需要解释的。

  常暗在自家的卫生间解开脖子上的红色丝带,下面是略发苍白的皮肤,标志着那里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阳光。而在苍白皮肤的上面,黑色的,犹如纹身一般的黑字在上面落下自己的烙印。

  ——赫菲斯托斯。

  古希腊的火神。

  这也就是为什么常暗脖子上的丝带偏偏是红色的缘故。

  这个标记从常暗出生的那一刻就伴随着他了。直到长大他才知道,这是标志着自己灵魂伴侣特征的句子。不是人人都有,但有的人,就标志着他需要找到对方。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这种标志竟然会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出现。

  到底是有多霸道。

  常暗叹口气,再一次把红色的丝带缠好

  今天可是去雄英学院报道的日子。

(2)
  常暗是有些搞不明白的。虽说有正经的学习科目,但校园祭未免来得太快了些。

  ——还有这完全是斗技场一般的校园祭节目。

  常暗摇摇头,按了按有些痛的背脊。

  ——刚才果然还是有些逞强了。当“马头”。

  刚刚那场“游戏”,实在是太不利了,暴露了自己的缺点。怎么可能是无敌?怎么可能是最强个性?他是黑暗的使者,只得在黑暗中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常暗不自觉的捂上自己脖子上的字处。

  ——火神啊,有些讽刺。

  “下一场,雄英学院,一年A班爆豪胜己,对战,雄英学院,一年A班常暗踏阴。”

  常暗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不妙啊。

  果不其然,当自己被爆豪略烫的手按住喙压在地上的时候,常暗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彻底

  “……我认输。”

  “真是不巧啊,你的个性被我压制的死死的。”

  一切结束,常暗摸摸自己喙。

  啧……好烫……

  顺着往下,是布料的触感,熟悉的丝带的感觉在那一瞬间顺着指尖爆发,常暗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微微颤抖。

  嘛,个性与火有关的那么多,不会的。

(3)
  校园祭是可以改变许多的,但是改变不了爆豪对别人的性子。

  这已经不是暴躁了吧。

  常暗看着拎着绿谷衣服领子的爆豪。

  “哼,果真是凶煞。”

  “哈?!”

  抬头,对上的是爆豪血红的双眼。不知道是发怒导致血丝的缘故还是怎样,常暗有些发愣。

  ——那里,好像有火在烧。

  很自然的别开视线,两人再没有过多的交集。常暗咬着牙按住自己的脖子,丝带下面的字烫的发痒。

  该死。

  火在烧。

  常暗似乎想到了什么,透着窗户模模糊糊的看着自己的影子。

  啊啊,果然,吾辈的眼睛也是红色。

  ——可能是为了,那个所谓的火神。

  常暗咬紧了牙。

  该死。

  火又开始烧起来了。

(4)
  常暗是没有想到英雄的命名会来的这么快。他转着手中的笔看着上去的几个人。

  ——蛙吹同学真是这个班的救赎。

  常暗看着爆豪上去

  “爆杀王。”

  “驳回。”

  “啧。”

  最后定下了爆杀卿的名字。

  真是爆豪的风格。

  常暗拿着自己的名牌上去。

  “漆黑英雄——月咏。”

  那一瞬间,常暗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钉在了自己身上。

  那是什么?

  可当常暗抬头,什么都没有,很正常。

  不安的时候会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脖子上那神的名字,常暗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

(5)
  今天是常暗值日,值日的工作并不是太多,所以很快就可以完成。班级的同学都已经走了,虽说不晚,但按照相泽老师的性子,估计也已经离开了。常暗锁好班级的门,拿起书包准备离开,可一瞬间,空气中传来略微的焦味,带着风中的噼啪声。下意识,在班级门口那个背光的地方,巨大的黑影扩散开来。

  不过刚刚转身,头便猛烈的撞在背后的墙上。

  “喂,我说过的吧,你的个性被我压制的死死的。”

  温暖的鼻息,和抬起与自己对视的双眼,黑影迫于火光的压迫便的越来越小,一边说着“反对暴力”一边缩回常暗的身体。

  “……爆豪?”

  “啊,臭鸟。”

  “有事找吾辈?”

  “啊。”

  脖子上冰凉的感觉激起常暗的放松下来的神经。

  ——大意了。

  想要抬手按住自己的脖子,这时才发现手已经被爆豪抓住了。

  ——果然像欧鲁迈特说的那样,近身果然……

  “果然。”

  “恩?”

  爆豪咬着常暗的丝带,一只手撩起自己左腰处的衣服。

  “??”

  “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臭鸟!”

  在左腰的地方,“黑夜咏叹”这几个字很是显眼。

  “……你没有资格说别人,凶……”

  下一刻,带着略微焦糊味的吻刺激着常暗的感官。灵魂伴侣之间的吸引是不可逃避的,常暗在被爆豪吸引的同时无可厚非,爆豪也在被常暗吸引。

  分开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喘,灵魂伴侣之间的吸引让常暗感到安心,绷紧的神经再次放松下来,却没发现爆豪顺着衣服进去的手。

  “???爆豪?”

  “啊。”

  “……你这家伙……”

  爆豪看着怀里咬着牙面色绯红的常暗,陷入了平生最大的沉思。

(6)
  本来想调戏一下自己男朋友,却被对方反撩。

  想按床上。

 

  距成年还有三年。爆豪胜己攥了攥拳头。

(7)
第二天,常暗看着脖子上发紫的印子,咬着牙缠上了红色丝带。

  然后在校门口,和爆豪并肩走进班级。

(8)
“爆……”

  “啊?我说过叫我什么的吧。”

  “……凶煞。”

  “你这臭鸟!”

评论(1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