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无题(x)

*ooc预警
*用的是十四卷扉页的中国风设定
*这个设定真好嗑prprprprprprpr
*私设众多
*这儿冰子qnq是个小垃圾[士下座]
*考试回来啥都想写
*再不写就死了x
*欢迎勾搭呀,啾咪






(1)
  雄鸡鸣叫,三足金乌应招而来。早上的朝阳预示着新一天的开始,但有人比鸡鸣更准时,爆豪站在道馆的院内看着升起的太阳。

  “小胜?今天依旧很早啊。”

  “啧,是你太过懒散了,臭久。”

  徒弟们还没醒,绿谷看着精神的爆豪挠挠头。

  “是小胜太勤快了啊。”

  爆豪没应声。

  今天不需要那帮小子们起得太早,月行的假日,这帮小子今日是要回家看看家中父母的。道馆每日的高强度训练让他们在久违的假日里一下放松,早就不知太阳已升。

  雄英道馆所在之处是在山中,一片竹林之前。风吹过竹叶沙沙的扰的人心烦。爆豪却看着竹叶有些发愣。

  “说起来,也快是乞巧节了。”

  绿谷数着日子这样说着,爆豪看着竹林依旧没有应声。又是鸡鸣,竹叶飘落,惊起林中鸦雀飞起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下一刻,爆豪的身影隐于竹林之中,只是带起一阵风又是闹的竹林不得安宁。绿谷看着竹林挥挥手。

  “带我向常暗问好啊,小胜。”

(2)
  山中竹林,看似没有什么玄机,却鲜有人知,林中还有一户人家。

  爆豪到的时候,果不其然,茶香四溢。看着小屋前的桌子上一壶热茶,和几个熟透的苹果。明明清香的茶香此刻混了果香有些甜的腻人,爆豪皱眉,坐在桌子一边,自顾自的倒上了茶。

  “你倒是不见外。”

  看着从小院中走出的常暗,爆豪只是又帮他倒了一杯茶。略显沙哑的声音告诉爆豪面前人不过刚醒,常暗叹口气,坐在爆豪对面。

“你这儿,除了我,还有谁会愿喝你这臭鸟泡的茶?”

  常暗也不恼,抿口茶润了润嗓子便又起身。爆豪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也没多问,只是看着常暗走进屋内,过一会儿炊烟升起。

  等常暗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盘菜。

  “家常小菜。”

  “无碍。”

  “今日怎么想起来找吾辈。”

  “啊,无事。”

  爆豪还是没能说出来,明明已经到了嘴边的话总归是吐不出来。

  ——想带你去看乞巧节的花灯。

  这样的话终究是没能说出来。常暗看着爆豪的样子,不免在心中轻叹。

  茶足饭饱,爆豪也没了在这儿待着的理由,将凉透了的茶倒掉,爆豪也准备离开。

  “爆豪。”

  “干嘛?臭鸟。”

  “过几日城里可是有花灯?”

  “啊。”

  “吾辈想去看。就是得麻烦爆豪,吾辈隐居多年,不太熟悉当今世道。”

  “啧,你这臭鸟真是麻烦。”

  常暗看着爆豪勾起的嘴角无奈摇摇头。

(3)
  牵牛织女在那天之后没多久便相遇一起。常暗走在乞巧节的花街上寻找着什么。他和爆豪走散了,不过是他看了把扇子的功夫,转头,爆豪便不见了。他不熟悉城里,只是随着人群走,寻找着熟悉的身影。

  隐居多年,许多曾经的同窗早就没了联系,唯有爆豪。

  两人的关系一直这样隔着一层窗户纸,谁也没捅破。似乎是满足当今的现状,常暗一直没提。

  ——若是提出来,怕是好友都做不成。

  回过神,常暗已经是在河边了。河水之上,花灯耀眼。常暗蹲下,手拂过流水,接住一个花灯。

  是很精致的花灯。

  大概是因为乞巧节的关系,平日里不能出来的大家闺秀们今日都聚在一起。手绢掩盖嘴角却盖不住胭脂的香气。

  ——太刺鼻了。

  这样想着,常暗用扇子盖住了自己的鼻子。河对岸传来的女子惊呼使常暗抬起头。

  ——常暗也差点惊呼出声。

  爆豪不知从哪儿来的红衣,靠在树上,手中是一块红帕。

  “爆……”

  还没等常暗的话说出口,红帕便盖住了他的头。

(4)
  常暗能感觉到爆豪来到了自己身边。红帕挡住了他的视线,却也能透过它看到些影子。

  他能听到身边人群的窃窃私语。也对,两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做,总归不是什么好的影响。

  “爆豪。”

  “闭嘴,臭鸟。”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好好听着。”

  “红帕盖头,你也应该懂我的意思。”

  “掀开这盖头,你便是我的人。”

  “只是若你不愿,我也不强求。”

  然后便没了下文。常暗能感觉到爆豪扯着红帕的手有些颤抖,常暗低笑。

  “你这样,那天下最大的胆子哪儿去了?”

  “到让吾辈觉得不像是爆豪了。”

  将手中的扇子放在爆豪手中,常暗理了理衣襟

  “想做便做就是了,难道还让吾辈亲手拿下着盖头?”

(5)
  “你可想好,这盖头拿下,你我便是夫妻。”

  “爆豪。”

  就算被红帕盖住,爆豪好似还是可以看到常暗映着花灯的红眸。

  “吾辈心悦于你。”

(6)
  盖头拿下,名为夫妻

  “常暗。”

  “我也心悦于你。”

  “你说,巧否?”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