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晚年

*ooc预警
*我们都老了×
*旁人视角
*晚年日常×
*这儿冰子,是个小垃圾qnq[士下座]
*欢迎勾搭♡啾咪♡


1
  我是一个三流作家,甚至可以说是连作家都算不上吧。没有个性,只是上了普通大学,大学毕业后便带着笔记本电脑和照相机走南闯北。

  现在,总算是决定定居下来了。

  这些年省吃俭用加上爸妈的赞助总算是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我所买房子的地方不过是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地方。我还住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镇里。这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年轻人少之又少,我来之前,最年轻的就是已经四十多岁的爆豪夫夫。

  没错,爆豪夫夫。

  一位是有些金黄色头发极其凶恶的男人。另一位是身高只有一米六几的鸟人。

  我知道这样说很不礼貌,但是我觉得这样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我很愿意和上了年纪的人相处,所以没多长时间小镇里的人都认识我。除了隔壁的爆豪夫夫。

  这日,我喝着冰水,坐在电脑前一个字都打不出来,看着窗外,爆豪夫夫刚刚回来。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我收拾了收拾,便出了门。

  回过神,已经在他们的门口了。

  来都来了。

  我叹口气,伸手敲了敲门。

  “来了,请等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好听的声音,毫不做作的说。

2
  给我开门的是鸟人爆豪先生,我犹豫了一下,叫了句爆豪先生。可他愣了一下,摇摇头,勾了…嗯…喙角?

  “叫在下常暗吧,这样好区分。”

  “好…好的…打扰您了…我是住在对面的…”

  “啊,是住在对面的小姑娘吧?进来吧。”

  这样说着,常暗先生给我让开了地方,我表示了感谢侧身进去,看到的便是凶神恶煞坐在沙发上的…嗯…爆豪先生。

  真的,我觉得只有凶神恶煞可以形容出这样的人。

  “爆豪,来客人了。”

  “啊啊,烦死了。知道了,臭鸟,给我倒杯水。嘴干了。”

  “你真是…抱歉,让你见笑了小姑娘,随便坐就好。”

  “啊…啊…”

  怎么可能随便坐啊!!感觉一个动作做不好下一秒就会被打死呀!

  “喝点什么吗?”

  “嗯…凉水就好…”

  “哈?你是女的吧,喝什么凉水!臭鸟,给她到杯温的!”

  意外的是个温柔的人?

  这样想着我看着沙发上的爆豪先生。

  有些别扭的坐在沙发上,我吞了吞口水,常暗先生很快拿了水过来,刚坐下爆豪先生便给常暗先生塞进一块切好的苹果。

  “说吧,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儿?”

  “没…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邻居…”

  “哈?你可真是有够闲的。”

  “爆豪。”

  “啧。”

  常暗先生打断了我和爆豪先生的对话,之后便是一些有的没的的闲聊。我不太关注新闻实事,所以觉得没有什么可待的便说了谢谢准备离开。

  “真是打扰您们了,常暗先生。”

  “无妨,以后若是愿意,多来玩儿。”

  “喂!臭鸟。家里还有一袋子枣,给这小子拿着。”

  “也对。”

  说真的,我是不想要的,但是我拗不过常暗先生和爆豪先生,只得是拿着。

  “若是愿意,多来玩儿。”

  “一定。”

  我走出门,看着房门关上,看着手里的枣哭笑不得。

  可真是,温柔啊。

  不过我不愿意吃枣子啊…

 
3
  在小镇待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和对门的爆豪夫夫关系可以说是越来越好。甚至到了时不时就去蹭饭的地步。

  比如现在。

  “爆豪先生!我今天想吃拉面啦!”

  “没几次你还真把这儿当家了?!啊?!”

  “我要温泉蛋!”

  “好了我知道了!闭嘴吧小子!”

  我耸耸肩,接着和常暗先生聊天。

  “常暗先生常暗先生,你们有个性吗?”

  “有的啊。”

  “我想看我想看!”

  常暗先生叹口气,从他的身体里出来一个小不点的影子,只是呜呜的叫着。

  “我的个性,一个小影子罢了。”

  “诶?!不能对话吗?!要是能对话的话一定很好玩吧!”

  “嗯。”

  “那爆豪先生呢?”

  这样说着,我看向厨房的爆豪先生,他打了个响指,指尖是一个火苗。

  “我的个性。”

  “哇!好小!”

  “闭嘴小子!你的个性呢?!”

  “呜哇…我没有个性啦。”

  这样说着我挠挠头,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我歪歪头,笑着看着他俩。

  “没事啦,我又不在意。”

  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谁也没再提个性这个话题,吃完饭我帮着刷碗,顺便和他们聊天。

  “说起来啊!一直就想说了!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两位呢。”

  “可能是像吧。”

  ?????

  爆豪先生您确定?惊慌失措。我得多瞎能认错你们呀!

  不过我也没再提这个事情。因为我能读懂空气中两人不想提的这种感觉。走的时候常暗先生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有个性也依旧可以成为英雄的。”

  然后门关上了。

  噗,真是温柔啊。

  但是没有个性,怎么可能成为英雄呢?除了那个位于英雄顶尖的人偶先生。

  …人偶…先生?

  是不是有谁和爆豪夫夫很像呀?

  我揉揉太阳穴。

  想不起来了。

4
  我一直觉得这样平静的过一辈子可能就是我的宿命,直到歹徒来到这个小镇,把小镇的人都击中在中心超市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假的。

  我们被歹徒袭击了。

  我看着周围蒙着脸的人咬着嘴唇上的死皮。

  他们的个性都很强大,是适合做英雄的个性。真的是很适合做英雄的个性。

  这样想着我握紧了手。

  我们这儿谁能做些什么呢?

  我看着周围的小镇居民。

  ——我可以啊

  ——如果我死的话,就算我死也无所谓啊。

  ——我没有个性。

  这样想着我咬着嘴唇。抬头,闭眼。猛的向离我最近的一个歹徒冲过去。

  如果我还能活下来,一定要写下来啊。

  “小子!”

  下一秒,是巨大的爆破。

  我有些发愣,有什么东西冲着我来了,但是我动不了。爆炸和恐惧使我双腿颤抖,动都动不了,突然,我被猛的抱起,那东西只是在我的胳膊上留下了痕迹,但我管不了那么多。

  因为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

  爆豪先生手中爆发出的巨大爆破,和在黑暗中无比巨大的常暗先生的那个影子。

  压倒性的胜利。

  我们这边的两个人压倒对面一群。

  我可以看到他们两个无声的默契,我被放在一边看着面前的一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英雄。

  “职业英雄月咏。”

  “啧,爆杀卿。”

  “参见。”

  他们两个人放在我们面前,以前的记忆被唤回。对呀。对呀!那是出现在电视上的英雄!

  英雄。

  我感觉我的身体在颤抖,看着他们两个战斗一句话我也说不出来。

  什么疯狂打call的能力现在都烟消云散。

  真是耀眼啊。

  很抱歉我的文采不允许我形容出这个场面。只是看着两人游刃有余的样子和战斗时仿佛找到归宿的爽快。

  永生难忘。

5
  等到警察来的时候,问到这个情况怎么回事的时候,所有人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镇里最有威望的长者出来,表示只是几个个性比较强大的老人家合伙解决了他们,警察问是谁,所有人都闭口不谈。

  这件事上了新闻没多久一切便又都回归平静。

  小镇还是那样,没人因为多了两个英雄而干什么,只是逢年过节家家都多多少少送一些东西过来。

  我的肩膀那儿落了疤,好在不大。我还是那样,有事儿没事儿就上他们家蹭饭,只是这会不是三个人,是三个人加一个黑影。

  黑影是真的很可爱,比常暗先生能说多了!

  但是我还是愿意听常暗先生讲故事。

  常暗先生低沉的嗓音带上几声时不时的低笑我弄的人浑身发痒。我喜欢听他讲故事。

  无论是中学时的年少轻狂,英雄时的刀光剑影,还是恋爱时的小打小闹。

  常暗先生总是能把故事讲的很有趣。

  这个时候爆豪先生会端着切好的苹果过来,一屁股坐在旁边,听着常暗先生讲,时不时还会和常暗先生斗斗嘴。而每次到故事的最后,他俩总是相视一笑,我的眼睛和耳朵便被黑影盖住,有时运气好,能听到爆豪先生叫着常暗先生的名字。

  啊,不是叫臭鸟。

  是叫他踏阴。

6
  我是一个三流作家,甚至连作家都算不上。住在一个小镇里,这里的人都很好。

  隔壁住着爆豪夫夫。

  只是普通人罢了。

  什么?英雄?

  嘘…

  保密啊。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