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刀(da)子(gai)

*文如其名bu是把刀子
*大概是把刀子?
*写出来自己爽一爽bu
*这儿冰子quq是个小垃圾,大家觉得哪里不好务必提出来quq[士下座]
*没敢晚上发,因为这个点儿人好像不多quq
*职业英雄设定
*欢迎勾搭,啾www



常暗踏阴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表上的时针指向8这个数字。常暗皱皱眉。他的家里一直都是昏暗的,无论白天黑夜。连续工作一周不分昼夜让常暗踏阴已经被疲惫完全麻痹。回来便是倒在床上睡了不知道多久。

揉揉太阳穴缓解一下可能因为睡了太久而有些晕眩的头,常暗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一罐冰啤酒坐在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他是不愿意喝这种东西的,酒精会使他的脑子不再清醒,可能会使他在下一秒的突发情况中失手。

但是冰箱里有很多,扔掉也是浪费

这样想着,常暗打开易拉罐。

电视上播报着早间新闻,看样子应该是早上吧。常暗不停的切换频道,突然闪过熟悉的颜色,常暗停下了按着遥控器的手。

“大家,现在,我们是在爆杀卿先生的婚礼上。不得不说真是隆重啊。”

常暗的手抖了一下,眯着眼睛看着电视顺便把声音调大了一点。电视上的人一脸不情不愿,手却拉着旁边新娘的手十指相扣。

真是恩爱啊。

常暗抿了一口啤酒。

发苦的味道弥漫整个嘴里,引得常暗咂舌。

“不知道人偶先生对于爆杀卿先生的婚礼有什么看法呢?”

“啊……总算有人可以管得住爆杀卿了啊。希望他们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吧。”

“各位英雄都来了呢!真是一个盛大的场景!……诶?我好像没有看到月咏先生的样子?请问他在干什么呢?难道队友的婚礼都不来参加吗?”

“诶?月咏吗?……啊,毕竟事务所还是需要有人掌控的。如果我们都来的话,突然出现敌人的话也会毁了爆杀卿的婚礼啊。月咏无论何时都是两个人,我们经过商讨,再加上他的同意,就让他帮我们守护这个城市的安全啊。有点对不起月咏呢……”

骗人。

常暗低声轻笑勾起嘴角。

明明是他自己要求的。

从得知那人的婚礼的时候,自己便提出了连续工作的要求。绿谷没有拒绝。

视线又一次转到了新郎新娘身上,难得好好的穿西装啊,爆豪。

司仪念着千篇一律的宣誓,之后他看到新娘的手上戴上了和爆杀卿一样款式的对戒。常暗下意识的摩擦着左手无名指上被戒指勒出的痕迹。

对戒不是新的,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当记者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爆豪只是不满的轻哼。

“谁叫她出现的这么晚啊!”

如愿以偿的引来全场的起哄。

骗人。

常暗摇摇头,看着左手无名指上清楚的痕迹。

他记得是高中毕业的时候,同学们互相告别,女生们抱在一起不停哭泣。他是不适合这种场景的,于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经历过生死的同学们。

“喂,黑鸟。你不去跟他们一起?”

“你不也一样。”

“……啧。”

爆豪胜己靠在他身边,两人这样站了一会儿相对无言。突然,爆豪胜己一把拉过他的手,把一枚戒指放在他手里。

“?”

“戒指啊!是戒指啊!傻鸟!”

“我当然知道是戒指。为什么给我?”

“……体育祭的时候,我打败你了吧。”

“如果你是为了再打一架恕我不能接……”

“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既然我抓住你了,你就是我的东西了对吧?!抓住的东西当然要有记号,别废话赶紧带上!”

什么鬼理论啊。

常暗看着戒指比对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恩,有点大。

“你果然和鸟的智商没有什么区别吧!戒指怎么可能带在小指上的啊!拿来!”

一把抢过戒指,爆豪托起常暗的左手,然后十分神圣的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然后就是几乎要把他揉进身体的力度紧紧的抱住了他。看着爆豪发红的耳朵,常暗庆幸着自己的羽毛可以掩盖烫手的脸。常暗举起左手看着戒指,现在正正好好套在他手上,尺寸正好。

这个戒指他至少带了10年之久。

随后当他俩确定分手之后,常暗把戒指还给了爆豪。

理由是,带着妨碍战斗。

都带了十年了现在才妨碍战斗?他记得那时候爆豪的脸有些发黑,但什么都没说拿过戒指走出了家。

常暗踏阴的家。

电视上的婚礼依旧进行,观众们起着哄说让亲一个,常暗抬手关掉了电视。

现在是白天吧,不用像夜晚一样担心,可以好好的睡一觉。

常暗没管剩下的啤酒走进卧室然后躺在床上。

双人床上只躺着他显得有些大,常暗蜷缩在床的中间闭上了眼睛。

黑暗中的武士,只能与孤独相伴。

这样想着常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还是没能睡着。

常暗睁开清明的眼睛的时候,时针指向9,常暗不由得有些自嘲的轻笑。

得了吧常暗踏阴。

你再期待什么啊?

难道他还会再次从背后抱住你然后骂骂咧咧的让你赶紧睡吗?

不会了。

常暗摩擦着无名指,这样想着。

明天去买个戒指吧,带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评论(1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