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你们没有热恋直接老夫老妻了吧?!”

*ooc预警
*是的依旧是冰子我quq是个垃圾大家请多见谅[士下座]觉得哪里不好请给我意见quq爱你们
*请尽情勾搭quq啾♡
*无脑甜饼quq


  常暗踏阴感冒了。

  虽说很不可思议,但是全班20名同学只有常暗一个人感冒了。索性不严重,常暗说只是有些低烧并且嗓子有些痛,不影响什么。

  A班众人都表达着自己对常暗的关心,大家一下课就立马围在常暗跟前嘘寒问暖。常暗有些招架不住,轻咳了几下表示自己想要稍稍睡一小下,大家也就散开了。绿谷想着去治疗女郎那里要一些含片,回来的时候班级没有几个人,只是看到爆豪站在常暗跟前。

  “喂。怎么样了。”

  “没事。”

  “吃药了吗。”

  “吃完会困,没吃。”

  “哈?!你是想病死街头吗?”

  “好了爆豪,我又不是小孩子,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一天天睡觉缩成一团像个雏鸟一样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大震惊!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等里面的对话结束了好久,绿谷才颤抖着踏进教室,把含片给常暗后僵硬着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超不妙啊……

  绿谷想着如果小胜知道自己听到了这些,会直接灭口的吧?这样想着绿谷打了个冷战。一直到午休绿谷都发现爆豪似乎没有发现的样子,不由得松了口气和丽日他们一起去吃了饭。

  一直到晚上放学,常暗的病情都没有好转,甚至在体能训练的时候,因为发烧被迫休息。绿谷有些担心常暗。回到班级后常暗立马趴在桌子上趁着时间马上休息一下,身体的不适似乎都传给了黑影一些,平日训练结束后要和常暗聊上几句的黑影此刻也不见踪影。绿谷收拾完书包后看了一眼常暗,走出了教室。

  “……小久?发生什么了吗?好像很不在状态?……难道让常暗君传染了吗?!”

  “呜哇?没有啦丽日,只是很担心常暗君。他平日里也没什么朋友吧?现在这种身体难道要自己一个人回寝室吗……”

  “说的也是……不如咱们回去看看吧。小久和常暗君也是一层,可以一起带他回去啊!”

  “恩,好啊。”

  “身为A班的班长,我也是非常同意这种帮助班级同学的做法,现在,咱们回去吧!”

  急急忙忙跑回班级,绿谷刚打开门的一点立马关上然后一脸懵逼。

  “小久?”

  丽日歪了歪头,伸手要去拉开门,让绿谷立马拦住,带着她和饭田躲到旁边的一个死角里,不一会儿,教室里的人出来了。

  “……?!”

  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觉得今天一定是他的倒霉日吧?真的假的啊!爆豪拿着两个书包,校服外套脱下来了却不在他手上,绿谷看到常暗跟着爆豪出了教室门,身上穿着两件外套。

  夭寿了啊……

  爆豪转头看着常暗,啧了一声之后过去把衣服给他整理好,然后有些暴躁的向常暗喊。

  “不是说了让你吃药?!啊!还不去治疗女郎哪儿?”

  “只是小病。”

  “让你说话了吗?!闭嘴!嗓子不疼了是不是?!啊!”

  “……”

  “晚上去我那儿睡!听到没有!”

  “……四楼太高了。”

  “那我去你那儿睡!不然你这加重晚上烧死在寝室都没有人知道!”

  常暗没再说话,爆豪却一直没停。可能是觉得有些烦了,常暗叹了口气,垫脚用着有些别扭的方式轻吻了爆豪的嘴。

  “?!臭鸟!你干什么!”

  “你太吵了。”

  “……啧!”

  爆豪也没说什么,红着脸扯着常暗的手就往外走,还不忘紧紧的十指相扣住。

  “你晚上吃饭了没?!”

  “恩。”

  “别骗我!一个苹果不算。”

  “……那没吃。”

  “你自己感冒你不知道?!……算了!一会儿去砂藤那里要点蛋糕吧。”

  “恩。”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死而无憾x

  丽日满脸通红嘀嘀咕咕说着什么“男人的羁绊”一类的话。饭田冲击过大镜片都已经碎掉了。三人缓了会儿才慢悠悠的往寝室走。丽日在路上一边给自己的脸降温一边小声自言自语。

  “在……在热恋中吗?”

  当然,第二天,在学校和常暗接触最少的爆豪感冒也是出乎意料的事儿。但无奈都活在爆豪的威严下也没有人敢去问。丽日看着阳光拍拍红着的脸,自言自语。

  “……原来是老夫老妻啊……”

评论(1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