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脑子有毛病·冰砸

[爆常]下雨了啊

*ooc严重
*有些小私心,想看他俩平淡的谈恋爱x
*这儿冰子quq是个小垃圾,如果看的觉得ooc严重请务必提出来[士下座]
*欢迎勾搭quq啾



  春天啊,万物复苏的季节。

  不仅是生物,人心在这种时候总是会因为与异性的相处,休息了一个冬季的它总是会不停的跳动表达着爱恋火苗的重燃。这点至少可以从绿谷出久脸红的次数看出来。

  当然了,这种恋爱一般被称为早恋,是被禁止的,但是想必凭相泽老师的性子,无非就是在必要的时候提及一下便没有什么表示了吧?所以班级这种微妙的关系一直存在着,过了春天就会好了吧。

  ——大概吧。

  或许冬季不想离开,春季的雨说来就来,透着凉气,带着冬天的气息。像现在。明明刚刚上完室外基础课,还未等回到班级便是大雨的到来。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寒冷的冬天,饭田急忙组织同学回到教室,但是不可避免的,所有人还是被浇透了。梅雨酱倒是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回到班级后很快,便是她帮着女生们忙前忙后。

  男生们便没有这种好福气了,不过好在头发短,很容易就干了。当然,这里不包括常暗踏阴。

  雨水弄的他的羽毛全部都湿了,现在乖巧的趴下来,带着水珠。更何况他的斗篷,要是说衣服料子多的,不得不说他得排在前五,更不要说是宽松的斗篷,不同于其他人的紧身衣,他的斗篷现在不停的滴水。好在有黑影帮他。

  另一边,爆豪胜己也因为这场雨不免觉得烦躁,倒是弄的绿谷的腿又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啧。”

  不再看向绿谷,爆豪换好衣服后拿着毛巾开始擦自己的头发,眼睛却瞟向矮小的身影。

  ——常暗踏阴。

  常暗现在刚刚把斗篷整理好,斗篷下的身形略显单薄。这是他有些依赖个性的象征。羽毛时不时滴下水珠,顺着肩胛骨滑过后背,最后隐于腰间。

  爆豪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没理由的更加烦躁,心脏跳动的声音伴着雨声震得鼓膜生疼。爆豪想不明白怎么回事,脸有些发烫,可能是因为刚刚雨水带来的凉气。

  擦好头发后,爆豪没有什么事干,便看着窗外的雨发呆。是很大的雨,不知道要下多久。这样想着思绪却飘到别处。

  ——羽毛打湿应该很不舒服吧?

  眼睛又不自觉的看向常暗,他和黑影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那湿着的羽毛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他并没有用毛巾擦过,爆豪皱着眉头,拿着毛巾走向常暗。

  “……?有什么事吗?”

  “闭嘴黑鸟。”

  黑影有些害怕的缩回常暗的身体,常暗看着走过来的爆豪有些有些不解。爆豪也没给他个答复,径直走过去之后便拿着毛巾有些发狠的擦着常暗的羽毛。常暗想仰头看看他,被爆豪恶狠狠地吼回去。

  “别动!”

  “……”

  常暗就像那次体育祭一样,虽说没说什么,但没再动过的头和放松下来的紧绷身体表明着他想说的话。

  ——我认输。

  “……好好叫我的名字。”

  “啧。谁记得你叫什么啊。”

  “……真是。”

  “哈?你有什么意见吗?!”

  “……”

  然后便是沉默。因为雨水有些吵闹的班级没有人注意到爆豪和常暗,柔软的毛巾因为吸走两个人头发上的水分变得潮湿。爆豪的动作也慢慢轻柔下来,虽说照常人来说还是有些粗暴,但是比起刚刚,已经算是很轻柔了。随着动作,常暗有些发困,爆豪依旧凶着张脸,但常暗看不到。

  爆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帮他来擦羽毛。身体先思想动起来的状态让他觉得很是不爽。

  很快,常暗的羽毛便擦干了,爆豪动作停下的时候,常暗也迷迷糊糊清醒了一些。转头冲爆豪说了谢谢,爆豪似是不满的从喉咙发出沙哑的哼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这场雨一直持续到放学。

  同学们分配分配也算是能凑够两个人共用一把伞。爆豪是有伞的,拿着伞的时候他看了看班级其他同学,基本都能蹭到一把伞,他也没在意走出了班级。但当他看到教学楼口的常暗挑了下眉。然后他很快注意到常暗没有拿伞,没理由的生起气,低声骂了一句快步走上前拉住想要冲进雨里的常暗。

  “?!”

  “我这儿有伞!”

  “不了,刚刚就已经麻烦过你了,再麻烦你有些……”

  “哈?”

  爆豪的手心冒出火光,低头瞅着常暗。

  “你是拒绝我嘛?!”

  “……走吧。”

  常暗知道自己是拗不过爆豪的,也就和他撑着一把伞走进雨里。不过毕竟是两个高中男生。一把伞难免有些拥挤,两人的肩膀多多少少都有些淋湿。这种天气是最适合互相暗恋的一对男女撑着一把伞告白的天气,或许不一定是一对男女。

  爆豪把常暗送回家的时候,爆豪的半边身子基本湿透了。常暗走到屋檐下后转身向爆豪道了谢。依旧是闷哼一声,爆豪转身要走。但只是走了几步,便在嘈杂的雨声中听到了常暗的声音。他转头,常暗没有进家。

  “爆豪。”

  “?!干嘛,黑鸟!”

  “……生命短暂,在它结束前,就让我们互相依偎吧。”

  爆豪举着伞看着常暗,常暗直视着他,可以看出黑色羽毛下的皮肤有些隐隐约约发红。爆豪觉得一整天的躁动这一刻因为这句话平静了下来。沉默了许久,常暗叹口气后别过头。

  “……当吾辈没有说……”

  下一秒是突然放大的,爆豪的脸。

  “闭上你的喙,黑鸟。”

  压着常暗撞在他家的门上发出闷响,爆豪胜己的声音有些发哑,他趴在常暗被浇湿的肩膀处,低低的发笑。

  “你是初中生吗?啊?常暗踏阴。”

  ——常暗踏阴总算是从爆豪胜己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代价是他自己。

评论(7)

热度(108)